K_a
丧期,水逆,试着努力挺过去……!
 
 

【酒茨】酒暖花深(落红劫番外)

姑娘们要的大甜饼一个,前篇麻烦点我归档看_(: 」∠)_

bgm:棠梨煎雪——银临

===================


“茨木童子,你不配陪在我身边。”


头部撞击硬面的痛让眼前一阵发黑,舌尖有丝丝腥咸的铁锈味。他的身体不停地颤抖,心口处哪里痛到眩晕。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强烈而深入到灵魂深处的痛。张嘴,嗓子却暗哑得说不出一个字。熟悉的红发张扬在眼前,然而却暗沉得像是被血染成……




“啊啊啊啊啊啊!!”猛地坐起,皮肤一瞬间暴露在微凉的空气里的感觉让习惯穿着严密衣物的茨木瑟缩了一下,再加上刚刚真实得好像真正发生了的梦魇,顿时睡意全无。


有些脱力地喘息着,伸手擦了擦脸颊上的冷汗,茨木刚想躺回去的动作被搂住腰肢的手臂突然打断。




“怎么了?”带着被吵醒的还有些睡意的慵懒,熟悉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具温热的身体从后面把他揽在怀里。



“没事,只是做噩梦了。”放松地任人抱着,茨木感受着身后人的温度和心跳,突然感觉那么心安。之后突然被转了个身拉入一个的怀抱。




酒吞抱着怀里白发的大妖,轻轻吻了吻他的角。





“那些都不是真的。本大爷现在在这里,就在你身边,茨木。”




白发的大妖把头埋在他颈窝处,嗅着熟悉而令人心安的气息。


感受着茨木的身体渐渐放松,酒吞微微闭上了眼。





他再明白不过了。


午夜梦回时心里的痛。


千年里曾经多少次梦见白发的人回眸一笑,苍白的面容在下一刻消失。




怀里抱着的这具躯体也在提醒着他,千年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睡不着的话就去喝酒吧,茨木。”






初秋的夜,子时还是暮夏般的温暖。


叶落,萤火纷飞。


茨木着一身素衣,坐在枫树下的酒桌旁,卸去了沉重战甲的他显得愈发单薄。艳红的角和常年被衣料覆盖的白皙皮肤相衬,加上此时安静素雅的气息,竟是让酒吞一时失了神。


感觉到他的目光,茨木转头,微微一笑:“吾友?”



“嗯。”回过神来,酒吞伸手理了理他被晚风吹得有些乱的发丝,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一顿。


“啊……差点忘了。”




一只手随意地张开,妖力四散,不远处的地表微微震动,从土层中裹挟着片片红叶升起一坛古酿。



酒吞伸手,那坛酒便落在酒桌上,“这坛酒是我亲手酿得,就在你刚刚消失那年。原本想着,等你回来便开了,结果差点给忘了。”




茨木张了张嘴,之后一笑,戏道:“吾友有想过么,若我没有回来呢?”



“那我便一直等着你,我的罗生门之鬼。”抚去酒坛上的尘土,酒吞阖上眼,之后自言自语般喃喃,“若真的等不到你,那就去陪你。”



过了好一会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茨木微微睁大了眼:“吾友,你……”



“啊。”牵起茨木的一缕发,酒吞的语气平淡的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说过,“下次染成和本大爷一样的红色怎么样,你的头发。”


“嗯?”被这突兀的要求弄得有些疑惑,茨木望着注视着他的酒吞愣了一会,突然觉得没有必要问那个没有出口的问题了。轻笑,点了点头。“好。”





酒吞开了那坛千年佳酿,落叶的清香伴着香醇飘散出来,清澄的酒液倒入两个小盏,端起其中一个,先行一饮而尽。


酒液滚落喉咙的感觉好像当年,身边的人也是依旧。





茨木啜了一口,扬起一个令他失神的笑,“好酒。”




“这酒,是用那年的枫叶酿的。”酒吞再次给自己斟上,抬头望着子夜玉轮似的月。



“茨木,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喜欢在这里喝酒么。”



“为何?”



“因为这里是我与你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也是第一次一起喝酒的地方。”酒吞笑道,萤火映照下的侧脸线条柔和异常。



微红了脸,茨木放下酒碟,错开目光。抬头看着那棵参天古枫投下的阴影,突然伸出手,妖力微动,飒飒的声音中,红枫被刻意带起的妖风卷起,在他们面前形成火红色的漩涡。茨木勾起唇,长长的白发在空气中慵懒地动,黑金色的瞳里笑意盈盈。




起身,白发的妖怪赤着脚,幻化出右手,素色的衣裳在风里吹出褶皱。半阖了眼,修长的身形在枫叶似火中翩然开始起舞。


那双眸子在夜里亮得让明月都黯了色,脚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俏皮而悠远。酒吞抿了一口清酒,不及烈酒的辛辣,却是偏甜的口感让他有些醉意。眼前,自己最爱的人和美丽的枫色融为一体,一曲没有伴乐的舞却直让他心动。



放下手中的酒,红发的鬼王来到背对着他舞动的人身边,轻揽住他的腰。


茨木惊讶地回头,之后撞进了一个温暖结实的胸膛。


酒吞一手搂着人的腰侧,另一手牵起茨木幻化出的那只右手放在唇边轻吻。


两人的妖气融在一起,旋转时卷起漫天的秋叶。


一片枫红的中心,鬼王带着他的鬼将缓步起舞。


一时间,风过的声音似乎都停下,他望进他的眼里,在那金色的漩涡里几乎沉溺。




记忆溯洄,酒吞恍然觉得他仿佛翻阅着自己的过去。



和茨木初次相遇。


茨木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和他举杯对谈。


茨木一次又一次败在他手上,他嘴上说着不屑却还是把人从地上拉起。


有一次去人间,茨木缠着他说是要一起,最终忍无可忍的他让茨木化了形同去。


某次醉倒在他怀里,茨木的睡颜。


他刚刚见到红叶那会萎靡不振,茨木每天来找他,被屡屡赶走却坚持第二天再来。


千年前最后一次见茨木时,那人的笑脸。


听说茨木为自己受了一劫时心口几乎窒息的痛。


自己在大江山最西侧的枫林里等着茨木归来,叶红了千遍,落了千遍,执念依旧。


借酒浇愁,却愈发清醒地忘不了茨木那双明眸。


再次相遇,他亲口对茨木说出等候千年的心意。



记忆原点处,那人回首含笑。





什么时候,他的世界,早就被这个每天跟在他身后甩也甩不掉的大妖满满占据。





黛紫色的眼中忽然一丝了然的笑,酒吞一手向下托在茨木膝弯,把人直接打横抱起,在素色和酒红的衣袂飘然中低头用唇封住了那人的惊呼。


只是浅尝辄止的轻吻,却让茨木瞬间安静下来。酒吞闭上眼,感觉到茨木长长的睫羽微颤,心里突然哪里柔软得像是要化开。



分开时,茨木的脸颊已是微微泛红。“吾友,放我下来啦……唔!”




再次覆上,是更加急切炽烈的吻。四唇厮磨,酒香和缠绵的情愫替红发的鬼王诉说着心里的爱语。




“以后,改叫吾爱吧。”勾唇,放开了茨木,看着他耳尖都沾染上的绯色,心情大好。


“好。”弯了眉眼,茨木主动倚在他怀里,闭上眼小寐。



酒吞望着怀里的人,脸上的温柔怎么也盖不住。


“好好睡吧。”宠溺地拥住爱人,鬼王感受着怀里的温度,轻轻用鼻尖蹭了蹭柔软的白发。





呐,茨木。


真是逃不掉了,我。


都说你是我的情劫,什么啊。


你,明明是本大爷的救赎啊。




既然都已经等了你千年了,



那这辈子都赔进去给你,又何妨。





落红重新积淀在他们脚下,化作春泥,只为来年再一次的盛放。


酒暖花深,他唯爱怀中那安静美好的人。








END


评论(13)
热度(161)
© K_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