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_Alfa
雷安/酒茨/杂七杂八的各种cp

是Alfa不是太太
没文笔,没效率,没坑品
极度厌恶催更,催更则没文

【我的一切文严禁转载,不管是在lof还是在别处】

开学淡圈,小窗不回

瓶颈期。
 
 

【酒茨】六世轮回(一)

文案设定:地狱六道,一道一轮回,六世的酒茨。只有在一方死时才会想起前几世的记忆。

是把刀子哦【括弧笑 是he还是be我就不告诉你,网易爸爸死活不给我小天使我要报社【。


六世设定如下:

第一世 鬼王x鬼将

第二世 黑手党x反间谍

第三世 帝王x大将

第四世 血猎x吸血鬼

第五世 钢琴家x画家 


第六世保密嘿嘿嘿w



bug绝对有,考据党不要进来


脑洞来源是小骸……………希望没有撞梗,有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啊_(: 」∠)_


=====================


佛曰,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黄泉路上,血色的妖冶花朵是唯一的点缀。春去秋来,夏至冬始。开开落落,被血染尽了枯萎,历经人世生死淡漠,却只是无声无息地开着。



看尽生死别离,千回百转一晃万年,却悲哀地连自己的挽歌都无法咏诵。





远处,空旷的黄泉路上,蹒跚着走来了一个白发的孩子。


红色的角,金色的美丽的瞳,却一无光泽。


孩子自顾自走过了红色的花海,在刻着“早登彼岸”的石碑旁一顿,回首望着红色的摇曳着的花朵。








“好像他的头发。像是火一样的颜色呢。”






纤长的睫毛微动,然后他头也不回地走上了面前河上残破的木桥。




脚下吱吱呀呀作响的木板徒增了阴冷的气氛,然而白发的小孩似乎完全不在意,一个人不知走了多久,忽然停下了脚步。


径自坐在桥边,呆呆地抱着腿。






“不打算过桥么。”



一个声音突然凭空响起,然而周围除了河里时不时发出哀嚎的孤魂野鬼,没有一丝生命气息。





“嗯,在等人。”抱紧了腿,孩子只是轻轻回答,眼里没有一丝光。


“是什么人呢?”


“很重要的人。”





那声音沉默了一刻,等着孩子继续说下去。


“想,在他来这里的时候见一面……不想让他迷路。送走他之后,去留都无所谓。”闷闷地说,孩子稚嫩的声音几乎没有起伏,简直不像一个孩子应该有的。


“所以,就只是在这里等着么?”


“……”




叹了口气,再开口时,莫名的声音里满是酸涩。


“我若告诉你,他已经在你之前来过,等不到你后走入下一个轮回了呢。”


“闭嘴!”白发的小孩突然愤怒地吼出声,然后眼中终于忍不住掉下泪,身体不停发抖。







“你愿意和他,再一起经历轮回么?”



“有什么办法可以做到?!”连泪都来不及擦,孩子站起来,赤着的脚在地上磨出血痕。



“什么都不必做,我可以送你二人入六世轮回。六次……你们有六次机会,若无法携手,便魂化黄泉路上的彼岸花与叶,永世不见。”


“我自是愿意。”



“你们每一世都会被封印记忆,只有在另一个生命尽头才记起一切。六道轮回,轮回尽头,你二人的命运,自己掌握。”



身体周围的阴气被撕裂,白发小孩的魂魄被一块块拼回,金色的眼中光芒淡淡。





“我有一问……你是何人,为何要帮我?”




没有回答。





无所谓了,只要能见到他,谁人都可以。



想着,闭上了眼。






身形消失的瞬间,从何处传来一声叹息。




“我无名无姓,只因从不为人。”



“我只是……你的执念啊。”








第一世,地狱道,他是鬼王,而他是罗生门之鬼。


茨木童子。他的名字叫茨木童子。


他自从有意识开始,便游走世间。


强大的力量可毁天灭地,只是一直无法寻得那个可以匹敌的对手。


一次又一次地使用地狱鬼手虐杀低级的妖怪,茨木嗤笑着感叹他们的弱小,眼中充满着孤傲和狂热。



鬼界弱肉强食的法则一直严苛,茨木从来都是如此认为。


因此,他才想要遇到一个比他强的人,哪怕是和他一样强也好,打破这个早就不平衡的平衡。




之后,那一年的樱花林里,他遇到了他。


酒吞童子。


他唯一认可的友人……和对手。



被拽着头发按在地上,他费力地抬头,红发的妖怪面无表情地松了手。


“你输了。”




身上的伤口很痛——他从前几乎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但是嘴角压不住欣喜的弧度。



“酒吞童子……吾的挚友啊,第一个将吾击败的人,吾当是永远追随你。”




然后,自那日起红发的鬼王身边就多了一个白发的大妖,永远都是爽朗地笑着,开口闭口都是对他的称赞。


酒吞童子任由他跟着,多了一个人一起喝酒聊天,闲暇时兴致上来就释放妖力尽兴地打一场。


酒吞童子冷静强大,被尊为百鬼之首毫不为过。有了茨木这个忠心耿耿的下属,坐拥大江山之王位置数千年从未动摇。



他们时不时会在一起斟酒对谈,晚饭撩起异色的发丝,白色如雪赤色如火,樱花瓣落下盘旋着悄然落在酒盏边缘。


鬼的生命,千年如一,说是单调也不为过,但有着他的友人,茨木童子从来不曾觉得不耐。





然而命数,是鬼也逃不过的。



茨木一日离开大江山办事,本以为几日而已,谁料这一别,竟是永别。





感受到不对劲是茨木已经准备启程回去时。突然感到心口一滞,之后从脚底蔓延而上的冷。


出事了。


疯了一样赶回大江山,三日的路程,他只用了短短两刻钟。然而到达时,仍是太晚。



大江山一片狼藉,几乎让他认不出这是自己生活了千年的地方。

鬼尸遍野,地上都是暗色的血迹。空中凝聚的阴气如同一张网,扼住了他的喉咙。


感受不到那人的气息。


他踉跄着来到曾经金碧辉煌而如今只是废墟的鬼王大殿。自己亲手为友人建造的宫殿里,灰尘覆盖了一切。



地上蜿蜒的血痕带领他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




酒吞童子的尸体。



曾经不可一世的头颅被割下,躯体上盔甲上沾满鲜血,孤零零地倒在地上,酒葫芦被完全撕成碎片散在旁边。





眼前的一切都扭曲着。


黑色、红色混成一团,仇恨让他几乎站不稳脚,妖力轰然四散让本就是废墟了的大殿又可怖地震动起来。




源赖光…………


酒吞遗体上的刀伤让他辨别出这一切的促成者,那个曾经举次来犯的人类……曾被自己重伤后放过一马,却造成这样的结局……


黑焰于掌中跳跃,脚下妖力微动,眼前的人影都是模糊不清的,他只知道地狱鬼手一遍遍发动,却感受不到疲惫和疼痛。


心已死了吧。




疯狂涌动的妖力震碎了斩断他友人头颅的太刀,碎成片断的刀刃被踩在脚下碾成粉末,锋利的指爪穿过温热的身体,捏碎了搏动抽搐的心脏。





膝弯一软跪在地上,暴动的力量造成的是经脉尽断,身体后知后觉地开始疼痛。


胸口插 着几根沾了毒的箭羽,血放慢速度似的滴落。银色的长发沾满了灰尘,狼狈得让他庆幸看不见自己的样子。



一个加了封印的匣子近在咫尺,颤抖着指尖去触碰,在最后一丝力气消失前破开了简单的束缚咒术。


红色的发散落在地上,张扬一如当年。



茨木轻笑,自己的呼吸声好像放大了几百倍在头骨里回荡,渐渐微弱。







下一世再见,吾友。













TBC.


=====================

不开门不开窗,不接刀片,不收快递,水表刚查过,现在不在家_(:3」∠)_

评论(7)
热度(106)
© K_Alf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