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_Alfa
雷安/酒茨/杂七杂八的各种cp

是Alfa不是太太
没文笔,没效率,没坑品
极度厌恶催更,催更则没文

【我的一切文严禁转载,不管是在lof还是在别处】

开学淡圈,小窗不回

瓶颈期。
 
 

【酒茨】将归

设定:古风AU,帝王吞×大将茨

有红叶旧爱提及,然而设定酒吞并不爱红叶。红叶助攻。

没有让酒吞称呼自己朕,太出戏了x

HE。

======================


红发的帝王站在一片绝色枫林最边沿,向前若干步即是万丈深渊。



秋末,风飒飒天苍云淡。



似火的红叶在风中狂卷,雨后清新的味道里好像还有淡淡的酣香。



饮尽手中酒盅里的清酒,白玉制的小盏被随手扔下,在磐石上摔成碎片,随风掉下悬崖。



酒吞微微眯起眼,嘴角勾起欣然的弧度。红色的马尾于风中四散凌乱,墨蓝色的龙袍衣角有着张扬的红色,金色的肩甲上花纹细腻却不失大气,赤色的衣带束了腰腹勾勒出分明的肌理。



他,快回来了吧。



他此生大约是唯一的友人,最忠实的将臣,亦是挚爱。




茨木童子啊。






当朝天子酒吞童子,脾气乖张手段暴戾,然而却不可否认地是一代名副其实的天赐帝王。


他是前朝唯一的太子,自出世时先帝先后便都驾鹤西去,小小年龄却在蠢蠢欲动的政变势力里稳定了根基,一十二三岁的年纪,便以狠绝的手段处理了一众想要推翻他的朝臣。除了朝政上的睿智,文武皆修且天姿禀赋。以实力征服的天下,在他的管理下风调雨顺。



然而酒吞童子孤傲异常,无人敢近其身,唯恐得罪了这位帝王惹得满门抄斩。



有一人除外。



茨木童子。



茨木是前朝大将的遗孤,自幼亦是习得一身好武功。先帝和茨木的父母是至交,故自从小时便茨木和酒吞相识,两人也算是好友。那个白发的男子总是爽朗地笑,口中一刻不停对他的赞美。



一起切磋武艺,一起偷偷出城私访,到后来一起在枫树下喝酒对谈,酒吞的生命里,那人及腰长发的银白,占据了千百颜色里重要的一笔。



——虽然很多时候都是茨木自己自作多情地大喊着他挚友,单方面找百忙之中的他切磋。



也就只有茨木,在早朝的时候明明看着酒吞一脸戾气还敢上前激昂阔论,甚至一口一个“酒吞”“吾友”。






酒吞记得,他们也不是没有吵过架,是因为一个入宫的外臣的女儿——唤做红叶。



很干练的一个女子,身为女儿身在他身边辅佐却不输任何男人。闲暇时刻,他也曾和她喝过几次酒,后者漆黑的发如墨,倾泻而下好像是暗了旁边枫树的美。



酒吞以为那就是爱。



他是天子,没有什么想要却得不来的。但是他看得出红叶对他没有爱,所以消沉得日夜酩酊大醉。


茨木看到他消沉的样子,愤然来叨扰了无数次。



终于有一天,在他又一次找到醉酒的帝王时,酒吞忍无可忍地单方面暴虐。冷冷地扔下一句“不要再来烦我,你不配和我站在一起”,他回身走开,没看到半依在树下,身上多处受伤的白发的人眼中一瞬间的痛。




之后他找到了红叶,原是打算把一腔热忱都述说出来。



红叶却笑着摇摇头,率先开口。



“吾王,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您,确定真的爱着我吗。”



酒吞一愣。



“我……是爱你的啊。”



“吾王,您的江山需要一个得力的皇后,而我自喻不配。而且,我此行来也是想要向您辞行的。”



“为何?!”



“妾身想要还乡,追随一位在府衙行职的大人。大人对我有恩,妾身自是想要报答。”



“……”



“这么说吧,吾王,若我告诉您我不爱您,甚至是……恨,您会如何?”



“……也许大醉一场。”



“有没有某个人和您说一样的话,您会感觉心痛?”




酒吞想要反驳,然而脑海中一闪而过某个身影。




红叶看着沉默的他,用衣袖微微掩嘴一笑。



看来,不消我指点了呀。



“吾王,妾身先行告退了。请吾王恩准。”



“等等,红叶。”



“是?”



“那么,以后若是遇到,我还可以和你喝酒吧?”



“当然。”



女子一笑,转身退下。







有些浑浑噩噩地回去,再到御书房里批改了最近搁置的奏折,放下笔墨已经是子夜了。



穿过长廊回寝宫的时候,酒吞突而看到不远处御花园的小亭里亮着一盏暗暗的灯,里面似乎有个人影。



走近一看,是某个他刚刚还在想着的人。




茨木伏在亭里,已经睡去了。酒吞轻手轻脚地上前,看到一身单衣的他在初秋的晚上还在外面睡得毫无自觉,不知为何心中有些许怒意。发现他手背上赫然是被自己所伤的痕迹,突然惊醒自己究竟之前说了多么过分的话。



僵在原地,重重叹了口气,酒吞还是解下皇袍给茨木披上,顺势把人打横抱起欲送回府上。



稍一犹豫,原本向将府走去的帝王转了路线,带他回了自己的寝宫。






第二天,在酒吞怀中醒来的茨木完全愣住,赤发的帝王睁开眼,将人环得更紧。



“抱歉。昨天说了很重的话。”



“吾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有些曲解了自己处境的白发人眼中闪过一丝酸涩。



“吾友,和红叶谈得如何。”



“她走了。”



“为何?”



“她回乡了,我也不必留她。”



“可是……”



“那么希望我留下她?!”莫名有火气上来,酒吞狠狠撞上茨木的唇,用行动堵住一切话语。身下的人微微颤抖,想要推开他的胸膛,却被反手按住了手腕。





“我要谢谢她,帮我看清了我的心。”吻毕,看着喘息不已的人,酒吞软下了语气。



“这么多年的陪伴,本大爷大概早就离不开你了。”



“我想了一晚上,你才是那个人,我最离不开的人。”



“茨木童子,做本大爷的人吧。”








之后,自那天起,两人就名正言顺地做了伴侣。



仍然是每日切磋、喝酒、对谈,变的只是,在酒吞批改奏折之时茨木会伴于左右,两人一起用膳时酒吞会命御膳师做茨木最喜欢的菜,两人坐在枫下斟酒,望向对方眼里的目光是带着宠溺的。







后来有一天,南蛮来犯。







朝廷上下,选不出哪一个御前将军去征战。



酒吞眉头紧锁。自己前去倒是无妨,只是,怕这皇都里会动荡不安……





然后有人走上前来,行礼。



他抬头,撞进黑金色温柔的瞳。





茨木……



瞳孔瞬间缩小。



反驳的话语还未来得及出口,他的大将微微一笑。



“吾王,茨木童子自行引荐。此次南蛮入侵,皇都不可无主。末将自幼习武,亦随家臣游走过边疆,此任交于吾,最合适不过。”





谁的心一霎沉寂。



酒吞闭上眼。







“准奏。”






启行前夜,二人在御寝宫抵死缠绵。



“这是汝的江山,吾定当为汝把它守下来,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茨木的眼清亮得不真实,酒吞近乎虔诚地吻着那细碎的金色,感受着睫羽的微颤。



“茨木。”



“我宁可不要这天下。”



“我的江山,若是没了你,还算什么江山。”



“给我好好的。在回来见我之前,不许死。”



“听到了么。”



“本大爷会一直等你。”



“直到你回来那天,我封你为后。”



“那天,我陪你好好打一场,再醉一场。”




“遵命……吾王……”







七载了。



茨木赴边关之年,他们不过加冠。



边关的消息一直断断续续传来,战捷,战败。



酒吞一直站在皇都最边侧的枫林等着他的茨木回来,穿着茨木最喜欢的一件皇袍。








今天是边关将士凯旋而归之日。



坐于皇宫之外高高的皇座,俯瞰着阶梯下,一队队鱼贯而入的士兵。



指甲嵌入手心,那里不知何时已是冷汗涔涔。



队列忽然自然而然地从中间留出一条道路,而一人从远处走来。




白发,日思夜想的人含笑站在他阶下,向前一步行单膝跪礼。金色的战甲和黛紫的衣袖在空中划过微小的弧度,却耀眼不过那人自己眼中的星辰。




“末将茨木童子,参见吾王。”











END


======================

这种东西不会有后续啦x 一个临时脑洞而已嗯。

好想写特别潇洒的酒茨,两个人独自走一方天涯风萧萧落叶满天风声疏狂人间倜傥有我二人在的地方就是天下江山什么的【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然而语死早没文笔【躺平



评论(23)
热度(271)
© K_Alf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