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_Alfa
雷安/酒茨/杂七杂八的各种cp

是Alfa不是太太
没文笔,没效率,没坑品
极度厌恶催更,催更则没文

【我的一切文严禁转载,不管是在lof还是在别处】

开学淡圈,小窗不回

瓶颈期。
 
 

【酒茨】落红劫(下·完结)

上走http://pianoalfa.lofter.com/post/1e096a6a_cd25e7c 

中上走http://pianoalfa.lofter.com/post/1e096a6a_cd5bb66 

中下走http://pianoalfa.lofter.com/post/1e096a6a_cdfb72e 


文案:

大概是某只鬼不听完老婆说完话就打断导致的一系列后果,后悔地等了一千年之后终于把老婆讨了回来幸福he。


↑等等上面那个什么鬼。


正经文案在这里:

人在一生中会经历命劫,而鬼亦然。

茨木替酒吞受了一劫,换他回以千年等候。

漫天枫叶的记忆原点处,他重新唤醒他的所爱。

“吾友,我回来了。”



私设:

*强大的阴阳师可以活上千年,但弱小的妖寿命甚至没有人类长。



这章完结,红叶神助攻上线。


BGM:不老梦——银临


========================


茨木愕然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着素衣裙裳的婷婷女子。


“茨木童子大人?”


黑发的女子微启朱唇,目光中流露出担心。


用妖气隐了脸上的泪痕,茨木重回了以往冷傲的样子,好像前一刻那个脆弱的妖并不是他。


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看着来人的脸,他总觉得没来由地一阵不快,好像两人曾经有过什么深愁大怨。可是记忆中他并不认识这个人,他很确定。


可是她身上的气息,总好像有些熟悉。


像是,雨后的落叶的感觉,清凉却哀伤。


但是隐隐觉得这个女子不应该是如此的,少了些凌然,少了些杀意。



他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你是谁。”


有什么答案呼之欲出。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女子似乎愣了一下。


“真的是茨木童子大人吗?您不记得我了?”


“我是红叶啊。”




红……叶?


脑中突然又闪回的景象,某个绝色女子一身艳红回眸一笑似暗了天地,然而嘴角的弧度只是讽刺。



“你,和我曾经是什么关系。”紧紧盯着她,茨木丝毫没察觉自己锋利的指甲已经深深嵌进掌心。


“茨木大人不要激动。真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您,我还以为…………看起来您是失去了记忆,那妾身就向您一一说来。”


“我和您间最大的联系,大概就是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童子大人了。”




脑海中像是突然一声鸣响, 这个名字似一块石,投进一潭死水激起波澜。



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


酒吞酒吞酒吞酒吞酒吞酒吞酒吞酒吞酒吞酒吞酒吞酒吞。




“那是谁?!”一手按住额角,固执地抵抗着令眼前发黑的头痛,他开口,因为一直狠狠咬着唇,话语间都有淡淡的血腥味。



“连酒吞童子大人都不记得了吗。”红叶面色震惊,“您,对于过去记得多少?”


“直到蜕变成妖后大概千年。”强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那么虚弱,茨木依然是死死地盯着红叶,“那是谁……你说的那个人?!”



红叶抿了抿唇,低垂了下眼帘,随即抬头微微一笑。




“是茨木童子大人倾尽生命也要追随的人,亦是和您互相爱慕的强大妖怪。”


“曾经他倾心于我,但后来看清了自己的心。”


“并且,已经在和您初遇的地方,守候了千年。”







是谁的世界一瞬间突然静了,只剩风过的萧萧声。


不知道是什么感情漫上,是喜是忧还是心痛。


千年的等候?


为何。




“酒吞童子大人是茨木大人您第一个认可的人,也是第一个打败您的人。您以挚友称呼酒吞童子大人,热衷于挑战他。


“酒吞童子一向对所有事情都兴致缺缺,唯独钟情于酒。后来,他遇到了我。


“妾身……曾经犯下过很深的错,因为一位大人才得以回复正轨,妾身当以一生相随,所以回绝了酒吞童子大人。


“您看不过终日酩酊大醉的酒吞童子大人,在他前往异地的时候前去追赶,发生了一些争执,但最后把他带了回去。”



茨木静静听着所谓自己的过去,心中不知为何苦涩万分。



“之后呢?你是知道,我究竟如何失去记忆的吧。”

红叶摇摇头,“再后来,妾身辞行在外游历至今,不便知道。不过这里……有一点东西也许能帮到大人。“


黑发的女子从衣里拿出一封已经有些老旧但被保存得很好的信,垂眼,看不清她的神色。


“这是妾身曾经跟随过的那位大人和我的通信。您自己看吧。”



茨木翻开信纸,阅读着上面墨色的字迹。












“你说情劫,是什么意思?”红发的鬼王看着蓝衣的阴阳师,后者摇摇头,“字面意义上的,你所深爱之人,会遭遇劫难。”


“清明大人是想说红叶小姐?”八百比丘尼一手托着下颚,“可是若是红叶小姐是受劫之人,为何茨木童子会做预知梦?”


“只有与受劫者有关的人才会做预知梦……”博雅呢喃着,“失忆,记忆,媒介……”




“酒吞童子,你对茨木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样的。”


“我等候了他千年,这还不足以说明吗。”下意识地接口,回答过后,所有人都一瞬间睁大了眼。




“如此说来……?!!”




失忆,记忆,媒介。


“劫”。










“‘劫’吗。”茨木呆呆地放下那一页书信,“我曾经,在意一个人到,愿为他受劫?”



“我想是的。”



茨木侧过身远望远处,枫叶林最边沿的一抹火红。


“这里,没有大江山的红叶林美。”鬼使神差地说出一句话,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茨木突然微微愣住。



记忆里,裂开了一道痕的地方,突然在红枫落下的弧度中如决堤的坝轰然碎裂。












沙沙。


白发的大妖走在林间,手里是一纸字符,来到那棵千万年不倒的枫树下,抬头。


盘旋而下的叶片落在肩头,然而他没有去抚。


“这里,是吾和吾友第一次见到的地方吧。”轻喃着,大妖半闭了眼,静静感受着风过的凉。



不过是秋末的天,怎么好像和寒冬一样冷啊。


苦笑了一声,妖气突然铺天盖地地散发出来,手中的符化作一道光围绕着身体不停旋转,之后落在地上沉寂。片刻,血红的法阵从脚下升起。



身体中突然而至的撕裂般的痛楚让他身形一晃。


清新的枫林气息,宛如当年。只是淡淡晕染开了血的味道。



意念随法阵飞旋,恍然中他似乎看到了那个一直追随着的身影。


即使在痛楚中也不由勾起了唇,他伸出手,想要触碰那似有似无的虚影。


猛然消散后又突兀地出现在眼前,下一秒身体接触硬面的闷响使得他喉头一紧,鲜血从口中喷溅而出。


是有人在扼着他的喉咙。无法呼吸的感觉让白发的鬼子微微咬紧了牙,伸手想把那个人的手扳开,却在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时作罢。


“吾……”后一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强硬地打断。




“我从来没有你这个挚友。”


“一天一天地来找我,你烦死了。”


“你想让我赐你一死?那好。”




微微睁大了眼,然而视线里只有黑压压的一片。不知为何心里突如其来地一阵痛,痛到他分不清这真的是术式所带来的幻境,还是现实。



劫。


果然啊,映射出的是内心最大的痛苦。


连他大江山鬼将茨木童子也逃不了。



他知道自己一直都是个很烦人的家伙。


不够强大,却还奢望着陪在那人身边。


日日夜夜念叨着可以把自己的力量完全贡献给他,却在真正要离开的时候如此不舍。



啊。


他真的是,


太不自量力了一点。



喉间的压力像空气一样消失了,如释重负的身体让他愈发觉得自己是不存在的。



耳边却传来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大地回荡在脑海,好像要穿透头骨把他撕成碎片。


“这么弱小的你,不配呆在我身边。”


“能填满本大爷欲望的人,不是你茨木童子。”


“滚。”


“你很烦啊你知不知道。”




……………………








痛苦地捂住耳朵,如同灵魂被撕裂的感觉,让他嘶吼到嗓子发不出声音。


因为痛苦蜷缩成一团,地上的层层落叶缓解不了一丝痛楚,反而徒加了寒意。


嘴角一行血迹已经干涸,他不知道自己这副狼狈的样子持续了多久,几刻钟,几时,还是几天。直到那种好像要把他逼疯的痛苦渐渐平息,静静躺倒在一片死寂中,白色头发的鬼虚弱地勾了勾唇。




啊。幸好设置了结界。


这副狼狈到不行的样子,可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啊。




拖动着身体靠在那棵参天古枫下,白发的大妖微微抬起手,牵起自己的一缕发丝。


银白色的长发末端染了血,就好像那个人的红发。



已经感觉不到任何东西。


只有神志还清醒着。


后悔吗?


不后悔。


为了你,为了我一直以来追随着的友人……我不后悔,为你受了这命劫。


不想去想,你发现后会怎样。


不想去想,没有了我,你会和谁一起斟酒对谈,切磋比较。


不想去想,我到底有多想陪在你身边。






“想要一直陪在你身边啊。”




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没什么。


可是我想陪着你啊……一直……想要,那个你身边的人是我,怎样都好。


我也许……爱着你吧?酒吞童子………




视野中,因妖风而狂乱飞舞的枫叶交织成网,好像要把他困在里面永远逃不脱。


然而魂魄马上就要散了吧。



好累。




有谁的手温柔地抚上了他的脸,擦去血迹。


轻吻落在他珊瑚样的角上。


是他么。


茨木费力地睁眼,然而最后的一眼看到的,是旷野落枫,火红漫天的景色。












“茨木童子大人?”回忆被焦急的女声打断,恍惚地回头,茨木看着女子,眼神里几乎没什么色彩。


“红叶。”


“茨木大人?”


“嗯。”转过身,他知道脸上被妖气隐去的泪已经再次湿了脸,却不想去碰。


“您有在听吗?”


“什么?”


“酒吞童子大人,已经等了您千年了。您,真的不回去吗?”


“什么……?”



记忆的齿轮磕磕碰碰,终于重回了正轨。茨木金色的眼微微恢复了一点光,有些愕然地回头。



“我在外游历时,有一次偶遇了外出的酒吞童子大人。


“那是您刚刚消失的时候,他还在不甘心地寻找。


“陪他喝了一回酒,他没有醉,却一直在念叨着有多么想您。


“后来,晴明大人的来信中,一直说他在大江山最西侧的枫林等您。


“据酒吞童子大人自己说,那是第一次,和最后一次见您的地方。


“虽然不知您是如何在这里的……但难道不回去吗?”



“回去?”嘴唇蠕动着,突出一个单一的词语。


“酒吞童子挚爱的人,可是您啊。


“千年的等候,要让他失望吗?”











“所以说,原本真正要有生命之灾的人,是茨木。”神乐皱眉。


“而这就是酒吞童子的情劫。”博雅眼神闪动。


“结果,因为他自己化了劫,原本是要神魂尽散的,却恰好救了要受劫的自己。”晴明看向酒吞,后者还是有些难以置信,“这么说,那个人,真的是茨木。”




“……等等,有结果了。”手中化出一张字符,八百比丘尼欣喜地出声,“感应得到茨木童子大人的妖力了,他现在在……你们命定之处。”



“命定之处?”晴明困惑地看向博雅。


眼中亦是疑惑,但随即化为欣喜若狂,酒吞草草说了一句“告辞”,便驱动妖力瞬间没了踪影。




茨木。


等我。









枫林边沿,秋风飒飒。


酒吞到达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熟悉的力量。


抬头,不远处,一头白发的大妖慢慢转身,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意,眼中温润的金色微动。


肩上的叶片因为他的动作悄然滑落。


红枫若火,记忆里未变的人轻声开口。






“吾友,我回来了。”












END


========================

完结啦!!

我真的是条咸鱼了(趴

在这里重新解释一下这一大堆意识流吧…………其实就是茨木以为酒吞会有命劫,然而其实酒吞有的是情劫,情劫就是他。也就是说茨木有命劫。之后他为酒吞化劫,也就是为自己化了劫。

原本化劫的代价是死,但因为他化掉了这个劫,所以就活下来了。但是化劫的媒介是记忆这个改不了,所以这一千年他都没有以前的记忆在到处游荡。

之后茨木遇到酒吞,隐隐想起来了点,又遇到红叶,被道破一切的真相就想起来了,然后两个人he。

这篇中间那堆像刀子的玩意就是小天使当年的回忆:P



bug好多啊——————


真的,不要在意也不要在评论打窝,就只是图个开心把脑洞码出来而已_(: 」∠)_





悄咪咪问下,写番外有看的么?


评论(38)
热度(208)
© K_Alf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