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_a
丧期,水逆,试着努力挺过去……!
 
 

【酒茨】我朋(老)友(婆)变成鬼火球了!(后续)

前篇走http://pianoalfa.lofter.com/post/1e096a6a_ccd6a9e

酒茨only。

ooc得不忍直视,但是非常甜。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能接受别进来(´Д` )

前方温柔苏力max酒吞和幼体茨木出没注意。


======================


话说,茨木变成鬼火球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虽然这样也挺好,但酒吞也开始有点担心茨木会不会变不回来。


跑去问晴明,前者只是耸耸肩告诉他过一段时间就会恢复了不用担心。



可是“一段时间”是多久??几个月了茨木还没变回来啊???——by 心塞的鬼王。




以前每天都会听见那个白发的大鬼兴奋的“吾友,BLABLABLABLABLA, BLABLABLABLABLABLABLABLA”,现在变成了“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



抬头看着飞来飞去的茨木,酒吞沉默了一下,伸手。


“茨木。”


“啾?” 白色的鬼火球落在他的手心,抬头眨巴眨巴眼睛。


酒吞伸出另一只空着的手,然后————




戳茨木的脸。


“啾。”茨木微微鼓起脸,但没有躲开。


酒吞很喜欢茨木的小脸,戳起来像个小糯米团一样。刚开始茨木也说不上讨厌,只是有点抵触。但是自从前几天他突然躲开结果尖角在酒吞手上划了个小口子后,就再也不特意躲开以免再伤到酒吞。


虽然一个小口子对鬼王来说并不算什么,甚至不用几秒就能恢复,茨木还是不想伤到他。



这也算他可爱的一点吧,酒吞想,手上动作不停。




茨木·鬼火球·可爱·尤其招女性妖怪喜欢·让酒吞吃醋自己还不发觉·童子是鬼王儿砸的流言在酒吞某天昭告大江山那个白色的鬼火球是自家跟(lao)班(po)后不攻自破。不知道为什么,从此之后跟着酒吞的鬼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为什么呢?


因为酒吞童子不只是鬼王,还是醋王。


据传,上次,某个路人女 鬼只是路过时上去逗了下茨木,酒吞散发出的妖气几乎让大江山外的人和妖都能感受得到。


事实是,那次茨木又被强大的气息压得喘不过来气险些晕过去,结果回头差不多一刻钟不理酒吞。




啊????你说一刻钟很短???


据大江山的镇山宝典——《鬼王酒吞大人和人妻茨木天使不得不说的二三事》记载,最长的一次茨木主动没有理酒吞,大概就是这次了。



所谓人妻嘛。




不过可惜的是,这本书在被酒吞发现后,已经化为大江山空气里的灰尘的一部分了。




不要在意这本书怎么来的,只需知道它已经不存在了就好。






不管怎么说,茨木受不了太强的妖气这点,是有目共睹的。


所以,每次有事务涉及到需要到妖怪群聚的地方,酒吞都会把茨木放在家。


对此茨木有点伤心。


酒吞也很无奈,上次茨木赖着他不愿走,没办法了的酒吞也不知道怎么的,抓住他在红色像珊瑚一样的小角上“啾”地亲了一下。


之后茨木直接当机,脸红得像是红豆团子。


“乖乖在这里等我回来。”酒吞把他放下,转身出门,走前不放心地下了道结界。



后来很晚回来的他,进屋后发现那小小的鬼火球已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可是和他走前放下的位置分毫未动。


真是的,唉。酒吞叹了口气,嘴角却抑制不住地上扬。把鬼火球轻轻托起来,放在手里温暖着因为屋里温度有些颤抖的小东西。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也开始变得这么温柔了呢。






刚刚从百鬼夜行回来的酒吞,回去后却发现茨木不在房里。


没有在他最喜欢的那间和室里…………奇怪。酒吞细细感受,突然发觉从远处传来一丝熟悉的妖力。


转身奔出屋外,向着远处的方向奔去。








枫林里微微弥漫着酒香和落叶清新的味道。月光如水,萤火把红色的树林照亮得金碧辉煌。


落叶缓缓飘下,落在那人白发之间。


“茨木?你怎么在这?”下意识地喊出声,之后酒吞愣了一下,才发现茨木…………竟然是已经恢复了妖的形态了?


不过,怎么看着…………很小只的样子???


靠近了看,的确是这样,茨木…………好像还是未成年的妖的身形,而且似乎睡着了。一身白色的素衣,腰间是红色的腰缠,没了繁重战甲的小家伙像是普通人类的孩童,除却尖尖的耳朵和珊瑚色的角的话。怎么会变小的?仔细回想了一下,他突然记起八百比丘尼在他那次走之前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啊啦啊啦,那个符说不定会有副作用,但大概不是什么会危害到他的就是了”。


放轻脚步,酒吞靠近靠在树下、小小的茨木,轻唤:“茨木。”



“嗯…………”茨木似乎被吵到了,软软的鼻音像撒娇一样。慢慢睁开眼,美丽的金瞳上有一层氤氲的水雾,没睡醒样微微眯起带着迷茫,但看到是酒吞时,露出了浅浅的笑意。


“吾友…………”幼猫般稚嫩的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到酒吞耳中。红发的鬼走过去,灵敏地闻到酒的酣甜。


“你喝酒了?”皱了皱眉,他轻手轻脚把一只手揽在茨木背上,另一只手托在他的膝弯,把很轻的茨木直接抱了起来。


“唔…………”没有听到他的话,茨木在他的怀里扭了一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迷糊地把头在他胸口蹭了几下。不自然地泛红的脸颊散发着热度,长长的睫毛像湿了翅膀的蝴蝶扑簌簌地颤。酒吞任命地闭嘴准备把人往回抱,“……茨木,现在带你回去,不许给本大爷在这里睡。”



“嗯…………?”茨木抬头迷茫地望进他眼里,“吾友?”


“……………………”


“吾友…………”伸出小小的手勾住他的脖子,茨木稚嫩的脸上绽开了一个大大的、带着醉意的笑容,“最喜欢你了…………酒吞…………”声音越来越小,然后头一歪在酒吞怀里睡了过去。



愣了一下,红发的鬼王凝视着罗生门之鬼的脸,抿了抿唇,眼中闪动着一点温情。半晌,在他的唇角印下一个轻吻。


“啊,我知道。”


“我也是。”


“晚安,茨木。”








唔…………已经早上了吗…………?


慢慢睁开有些惺忪的眼,茨木觉得眼前似乎有一大片红色晃呀晃。


…………嗯??


依旧没怎么清醒地抬起头,感觉到温热的气息在头顶。


…………………………诶???!!


瞬间完全清醒过来,茨木想动一下,却发现自己动不了。


腰间的手牢牢环住,根本不让他有机会走开。




等等,腰???!!!!!!


猛地低头,看到熟悉的身体时茨木心里像放飞了烟火一样欣喜,但怎么好像比以前…………缩小了很多???





再等等。


有点僵硬地抬头,反应弧可以绕大江山绕百八十圈的茨木终于抓住了重点。



酒吞红发铺散开时很帅气,闭上的眼没了平时的锐利少了些强势。茨木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挚友很英俊,可是………………


酒吞覆盖着薄薄的肌肉的双臂把他圈在怀里,体温不高但很温暖。


唔//////////////////////////////////


脸直接爆红,茨木张了张嘴,大脑当机地说不出来话。



“醒了?”低沉的嗓音突然响起,红发的鬼王在他面前睁开眼。


“吾,吾友……”


“昨晚怎么会喝酒的。”酒吞眯着眼,看似无意地地环紧怀里白头发的小家伙。


茨木努力回想,“……我记得昨晚突然感觉身体很热,想喝水但是身边没有……后来不知道怎么来到了枫林,然后……只找到了酒?”


“………身体完全恢复之前,不许再喝酒。”松了松臂弯,酒吞在他发顶轻轻啄了一下。


“吾友??”


“啊,是谁之前说喜欢我来着。”勾起嘴角露出一个邪邪的笑,酒吞意在捉弄一下茨木。



回忆闪回昨天,自己睡着前好像是说了…………



“最喜欢你了…………酒吞…………”



“!!!!不不不不那只是醉话!!吾友不要往心里去!!”


“嗯?”酒吞皱眉,“我以为你也喜欢我呢。”




“……………………?!!!!”


以上是信息量太大,直接当机的茨木。




“你不喜欢我?”


“当然不是!我…………”


“那我就当是喜欢了。”


“…………………………”


“我默认了。早安,茨木。”


“………………早安………………//////////////”





等到茨木终于变回来,两人变着花样秀恩爱就是另一码事了。


对此,大江山的鬼们表示:“这俩人早该这样了,磨磨唧唧的,啧啧啧。”回头,酒吞正在和茨木一起在枫树下喝酒,风过,扬起两人异色的发。


啊,今天的狗粮份,还是一样的养眼呢。







END


======================


好的,崩得很彻底。

求你们不要打我。有话好说。




评论(15)
热度(430)
© K_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