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_a
丧期,水逆,试着努力挺过去……!
 
 

【酒茨】落红劫(上)

文案:

大概是某只鬼不听完老婆说完话就打断导致的一系列后果,后悔地等了一千年之后终于把老婆讨了回来幸福he。


↑等等上面那个什么鬼。


正经文案在这里:

人在一生中会经历命劫,而鬼亦然。

茨木替酒吞受了一劫,换他回以千年等候。

漫天枫叶的记忆原点处,他重新唤醒他的所爱。

“吾友,我回来了。”



cp酒茨,有博晴提及。

大概上中下三篇完,第一篇是刀子,后面都是糖。1v1,就想写温柔的酒吞。ooc大概,bug大概,酒吞红叶的感情线第一章就理清了不用担心,但不黑。


私设:

*强大的阴阳师可以活上千年,但弱小的妖寿命甚至没有人类长。



可以继续。


========================


暮秋,枫叶漫天。薄霜凝结在枫叶林隐茵的枝桠叶片上。风过,彻骨的凉意。


枫林的彼端,单单独立着一个身影。那人红发如火,一身冷凝霸气铺张开来,无人得以近身。


已经略微泛黄的红叶飘然落下,他本可以用妖气屏蔽,却只是任由它们落了满身。


酒吞童子,百鬼之首。孤傲而向来嗜酒如命的他,如今身上的酒气都淡去,反而是落叶微微枯萎的苦味更多,压迫不减,肃杀中却是多了孤单的怅然。





即使对于鬼来讲,时间,也是会在漫长时间里留下痕迹的。




这千年来,发生了太多。



红叶最终还是放弃了晴明,因为后者坦言所爱之人名为源博雅。红叶伤心之余也终于决定放手这场无缘的爱恋,再不做晴明的式神出游历山水,做一片真正无牵无挂的红叶。


晴明和博雅两人也算是情投意合,在一起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震惊,似乎两人从来就该是这样。


他酒吞童子,在红叶说出自己要离开时,却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多大的悲伤。红叶走的那天,晴明传信问他要不要去送,他也坦然地去了。没有想象中的撕心裂肺和不依不舍,因为很早就看清了吧,无论如何这个美艳的女子都不属于自己——冲淡他的感情的,大概不但有时间,还有了然。


那天他去送时,在晴明寮的高墙上倚着一棵参天大树而坐。红叶出寮前别了所有人,转头望了望不远处的他。


四目相接时,一丝波澜——却也只是一丝波澜。


她冲他点了下头,然后离开。



他回去后,日子也就正常过着,曾经的执念,纵然已经成为过去。





啊,还有。



他抬头,枫树枝桠纵向伸张,晴天中四下无云。







已经近千年没有见过那个白发的、一天到晚吵吵嚷嚷、一口一个“挚友”的大妖了啊。













纵使是妖,也逃不过命定之劫。





他最后见到茨木,是千年之前的一个傍晚了。


“吾友!”


白发恶鬼又来找他了。娴熟地从树上翻下来,酒吞轻嗤一声:“又是你啊,茨木。”


“是的,吾友。我………”茨木眼中闪着光,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酒吞打断。


“行了,别说了,有时间磨叽不如陪本大爷喝酒。”



茨木闭上嘴,似乎把没说完的话吞了回去,之后露齿一笑。


“…………好。”







多年以后,每每从午夜梦回中惊醒时,酒吞都会不由得回想起茨木那个笑容。


他当初居然迟钝到连那个笑里的苍白都没看出来。


千年里,他总是会问自己,如果当初真的耐心听完茨木说话,是不是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可是,纵然他是鬼王,也拿不到名为如果的药。






“挚友啊,和我来场轰轰烈烈的比试吧!”


面对念念叨叨的茨木,酒吞有些心烦。


“就凭你,根本没可能打败我。不要浪费本大爷的时间。”


其实这句话是违心的。茨木不弱,这是他们都清楚的。不过是因为茨木从来就没想赢过酒吞,才会屡战屡败——虽然真打起来他酒吞也有完全的胜算,但还是会花一番力气。



“啊,是啊,吾友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


茨木轻笑出声,拿起酒杯灌下一口,长长的白发无风自动。


“不过,挚友能答应我,以后定和我比一场吗?如果输了,我………”


之后的话酒吞都听过无数次了。他就装作没听见,继续喝酒。


辛辣的酒液流过喉咙,像是一把刀划过留下火辣辣的感觉。


那是千年前的枫林里,飒飒的风促一片红枫落在酒杯里。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茨木。









自那天后,茨木再没有来过。


一开始,他觉得倒是很爽快,一个人耳边清静了不少的感觉真的久违了。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几天,几个月,他开始觉得自己的生活里缺了什么。



那是一种让人觉得心慌的缺失感。


在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这跟茨木没有任何关系,大概是因为红叶前一阵才走………


可是这个理由,连自己都说不过。


啊啊。他烦躁地挥开手,不远处一个路过的小妖瞬间灰飞烟灭。大概,他只是最近没有好好大醉一场了吧。





又一个酒坛碎在脚边,酒吞觉得心里愈发有什么地方开始狠狠地痛,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惶恐。


头好像很痛,身体沉重不已,可是头脑清醒到可怕。


兀自掠过一地的粗陶碎片,红发的鬼决定去造访某个和他向来八字不合的阴阳师。










“安倍晴明!!”




屋内,兰衣的青年轻叹口气,该来的总会来的。起身,走向屋外。


“百鬼之首,酒吞童子。你来我这里有何贵干?”



“茨木,有没有来找过你?”红发的鬼王身上妖气不受控制地散开,寮里不少弱一些的式神都双腿打颤几乎站都站不稳。


“你先把你身上的妖气收一收,茨木他………” 晴明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他怎么了?!”完全没有一点来寻求帮助的样子,酒吞怒目相视,暴怒中鬼王的肆虐气场尽显。



摊上一尊大佛的麻烦了啊…………八百比丘尼她………在哪里?晴明皱眉,没有答话。





“酒吞童子,你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是么。”


一身素裳的黑发女性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朱唇轻启。酒吞死死地盯着她,“你知道什么。”



八百比丘尼回望他的眼睛,脸上的笑容不知为何似乎混合了苦涩的感觉。


“你想知道么。”


“你知道些什么?!”终于不耐烦了,酒吞向前一步,和八百比丘尼四目相对。



“………………!”晴明的目光移到八百比丘尼身上,突然发现,一向端庄大方的女子,双手居然紧紧攥成拳头,因为用力纤细的指节都有些泛白,因为怒气还是什么颤抖着——


“八百比丘尼,你究竟在茨木的记忆中看到了什么……”


“记忆?!什么记忆?!”酒吞转头看着面色复杂的晴明。


“瞒不住的,晴明。我现在,就都告诉你,酒吞童子。”八百比丘尼闭上眼,眼角有点点湿润。






晴明看着眼前突然来访的茨木,微微皱了皱眉。


“茨木童子……你有什么事么?”


“晴明,我有一事想请你帮忙。”见他好奇的表情,茨木继续说,“我做了一个梦,吾友酒吞,遭遇了劫难。”


“梦境?梦境,对于人类来说都是不真实的。你多虑了,茨木。”晴明看着眼前严肃的大妖,觉得好笑。


“不。你不懂………吾等妖的梦都是有着深刻意义的,甚至预知未来。”茨木微微低头。


“……那你来找我,是需要什么帮助?”


“吾想请你……和你的朋友八百比丘尼占卜。这是我现在唯一能为挚友做得了的了。”




命劫。这是八百比丘尼占卜出的结果。如同人一样,鬼也会遭遇命定的劫难。


茨木沉吟,问其解法。


八百比丘尼看着他,良久,叹。


这劫,解法是有。用一只妖顶替,做转劫的仪式。但是,此妖不紧要足够强大…………


她说到这里,目光一顿。


“还有什么吗?”


“……还有,只有三成的几率能够活下来。”


“无妨。酒吞童子是我世上唯一存在的理由,我理应为他奉上一切。即使是生命。”



晴明很久以后都还记得,那时茨木眼中的信念。那是多么一种,视死如归的信念。



八百比丘尼愣了一下。


然后再次长叹。



“那么,就如你所愿吧。”





仪式的媒介,是记忆。


就是说,八百比丘尼会看过茨木所有的记忆。不论生前,还是死后。


在屋内立下法阵,红色的光芒是那人头发的颜色,亦是茨木头上鬼角的——和枫叶似火的色彩。


八百比丘尼深吸一口气,盘腿而坐在茨木身前,指尖轻轻点在白发恶鬼的额头。之后意识像是突然飘飞出去,转眼间被带进另一个人的世界。



她看到了,灰蒙蒙的背景上,渐渐开始清晰的过去的记忆。茨木还小的时候。半大的孩子,因为头上长了一对角,又在出生当晚父母突然双亡,被视作不详之物,亦称鬼子。还不到她腰际的孩子,在村民们没有缘由的谩骂踢打中一声不吭。等到人们都散去,他一个人轻轻擦拭着身上的伤,小小的稚嫩的脸上毫无表情。


习惯了吧,大概。


目光一转,茨木已经长大了些。他独自住在父母留下的旧房子,身上的衣衫破烂不堪。孩子的双腿无所事事地晃着,上面被殴打留下的淤青触目惊心。茨木仍是安静的,让人没法把这个孩子联想到后来那个天天大笑着的妖。


八百比丘尼想着,继续观看茨木的记忆。


一个雨夜,灰色的化不开的雨幕里,地上躺倒了一片人,茨木满身是血地站在那里,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或者是两者都有混杂了血污凝成一片。手里的刀掉在地上,周身是浓烈的血腥,已经成为少年的茨木慢慢跪在地上,一只颤抖的手捂住脸,嘶吼得声嘶力竭。


之后,在幕天席地的雨里,茨木童子,从一个小小少年蜕变成罗生门恶鬼。



白发,红角,金瞳。从恨里诞生的,新生的茨木童子,拥有着极其强大的力量。


行走在各处,寻找着可以和自己匹敌的对手,可是几百年、几千年过去了,都没有找到。


直到有一天。


八百比丘尼在看到那片枫树林时,就知道,终于还是来到这一环了。



飒飒的风里,背着巨大酒葫芦的红发鬼王背对着茨木。


她听到茨木兴奋的喊声,因为找到强大的对手雀跃不已。


然后的激战急风骤雨,像极了茨木妖化那晚。


最后是茨木倒在地上喘着气,红发鬼面无波澜地放开掐着他脖子的手。


“酒吞童子是吗…………哈哈哈哈哈哈,很久没有这么尽兴了。你是第一个赢吾的人,那么吾以后,就会永远追随着你,吾的…………第一个,友人啊。”


那之后茨木的一切都被酒吞占据。八百比丘尼看着他们在树下喝酒,茨木爽朗的笑和酒吞的沉默,每每前者兴奋地喊出“挚友”,酒吞都是有点不耐烦的样子。但是茨木还是会来找他,而酒吞有个人陪着喝酒倒是也不会拒绝。


一只鬼手断掉,在茨木的记忆里一掠而过。


…………红叶。


这个名字那么突兀地出现。


八百比丘尼可以感受到茨木的恨意——还有莫名的嫉妒,还是憎恶呢?酒吞变得越来越消沉,茨木去找他却屡屡碰壁。然后似乎顺理成章地,酒吞去了京城,茨木也随着他的脚步去了。


令女占卜师印象深刻的是,茨木路上有一晚在一片樱花树下小憩时,伸出五指——是幻化成了人类的样子——,对着皎洁的月光,修长的手指投下剪影。


“酒吞童子,你就是吾的信仰,吾唯一的挚友。吾定会把你从深渊带回来,若是以后你所遇到劫难,就算付出生命,吾也会保你周全。”


原来早就已经有了这样的信念么。


红叶之事后,两人之间有一层压抑的气氛。后来还是茨木去找了酒吞,后者单方面虐杀了他后——茨木本来就没有反抗——两人算是回到了从前。


可是,在那天回去后,茨木想了很多。


“酒吞童子……吾在他心里,又算什么呢。”


“可是,只要能陪伴着他,就够了。”


“吾的生前就毫无牵挂,成鬼后,更是什么都应该无所谓了。”


“他是吾在这个世上,唯一在意的存在了。”


“酒吞童子,只有他是有资格站在顶点的男人。”


“只是为了看着他成王,就是赴死又如何。”



之后是那个茨木所说的梦。并不清晰的梦境,看得出茨木本身很排斥它。


一片血红。最后一幕是酒吞童子倒在一片黑暗中,双目紧闭。




意念被狠狠扯出茨木的记忆,八百比丘尼缓了几秒后拿过毛笔熟练地写下一纸字符。


茨木睁眼,金色的瞳孔里有几丝激动。


“谢谢。”


犹豫了一下,他起身。


“剩下的,吾会自己完成。”


“吾只有一事相求。请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吾友,纵然吾能否回来。”


得到肯定回答后,白发的鬼转身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不知为何,八百比丘尼突然很想问一句值不值得。


茨木,他值得么。


突然发觉脸上有湿痕。


抬手触碰,不知何时自己竟然已经泪流满面。






出乎意料,酒吞没有他们想象中的激动,或者拆了整个寮子,好像刚才那个暴怒的鬼根本不是他。


他平静地离开,没有说一句话。



然后在回到大江山后,大醉了一场。


很久没有醉得这么彻底了。


子夜,他在秋日寒冷的夜风中悲凉地大笑。


茨木。


茨木童子………………


所以,最终,连你都离开了啊……………………









从记忆里抽身,酒吞苦笑,伸手接住一片掉下的红枫。




呐,茨木。


千年了,我已经等你这么久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


记得么,我还欠你一战。








TBC.


========================


下章茨木小天使上线。

我怎么可能让茨木真的死了呢w

时间线和回忆杀有点乱抱歉qwq

八百比丘尼知心姐姐+神助攻。我不会说我一开始想让她上去给酒吞一巴掌x 但感觉有点崩人设就没写。而且在我感觉酒吞不是渣,只是不会表达情感,并且一直把茨木的陪伴看得太理所当然。但这只是个人看法啦………… 

后面小天使上线后就不会虐了。暗戳戳剧透,茨木小天使失忆会有w

球各位看官手下留情_(: 」∠)_ 别pia什么都好说_(: 」∠)_

还有鬼火球后篇我会写啦…………可是脑洞太多开坑不停不造啥时候能写出来qwq


评论(20)
热度(311)
© K_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