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_Alfa
雷安/酒茨/杂七杂八的各种cp

是Alfa不是太太
没文笔,没效率,没坑品
极度厌恶催更,催更则没文

【我的一切文严禁转载,不管是在lof还是在别处】

开学淡圈,小窗不回

瓶颈期。
 

【酒茨】我朋(老)友(婆)变成鬼火球了!

@刀 姑娘的茨木变成鬼火球在酒吞怀里蹭的梗…………第一次写阴阳师有bug什么的求别打。

欧欧西肯定有…………但绝对甜。

听我家Alive老攻的入了狗崽。

cp主酒茨,有博晴,狗崽,判阎,鬼使黑白提及。


私设:

*除了酒茨,剩下的ssr都是博雅和晴明家的。

*茨木小天使变成鬼火球后还是白色的,角是红色。

*鬼火球不会说话。


画风突变预警。


可以继续。


=========================


“所以说,这他妈的到底怎么回事。”


酒吞面色平静,语气却是如同要把对面笑得一脸何沐春风的晴明千刀万剐扒了皮抽了筋扔到油锅里炸了下酒。


晴明和博雅身后除了大天狗、阎魔等几个SSR以外的妖们在酒吞几乎实体化的黑气下抖了三抖。


要说怎么变成这样的,还得从刚才说起。


=========================


刚刚入冬不久,难得鬼王有雅兴去红枫林里赏雪景。走在枫林小路间,放眼望去红色似火的枫叶上已经覆上了一层薄薄的霜,边沿翻卷略微泛着看似微苦的棕色。


落雪层层叠叠在枫树叶上白得耀眼,似千回百转碎了几次的阳光。


他独自一人走在小路上,身边清冷的空间被风撕碎,点点沁寒飘然而下,没落在红发的鬼王身上就消散在空气里。


酒吞仰头,盯着枫树上的雪,肃杀般的银白像极了某人微微打卷的头发的颜色。




勾起嘴角,伸手作势要去触碰那雪………








“酒吞童子————!!!!!!”


然后我们的酒吞大王一个趔趄,手狠狠抓在树枝上,带动的动作让附近几棵枫树上的雪全都扑簌簌地砸了下来。


被雪糊了一脸的酒吞:………哪个孙子叫的我我绝对要》@-/:#【7$)¥%%他你们等着。


面无表情地转过身,身后站了一大堆的人……和妖。


目光移到为首的博雅身上,酒吞咬牙切齿地刚想问候一下他祖宗十八代,却在看到他和旁边的神乐脸上郑重的神色时愣了一下。


“酒吞童子,希望你听到接下来的消息前有个心理准备。”


“红叶出什么事了?”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酒吞没注意到自己脑海里闪过的却是某人金色的眼睛。


“不对,再猜。”


酒吞:“……………啊???”






“行了,神乐。”晴明走上来,手中似乎捧着什么东西,另一只空着的虚掩着,像是保护着什么脆弱的东西,“酒吞,状况有点难解释,但你自己看吧。”



然后他把手张开,手心里,是一只白色的,长了两只一长一短的红色小鹿角的,毛绒绒似乎睡着了的鬼火球。





……………



酒吞:“………这小东西有点眼熟。”


晴明:“这是茨木。”


酒吞:“哦对对对,茨木啊………等等妈哒你说什么?!!!”




之后在一群人七嘴八舌解释后,酒吞做了个“停”的手势,额上青筋跳得欢快。


“所以就是说,你带自己的式神去刷觉醒,正好遇上茨木结果你家的小崽子们缠着那家伙一起去,之后不知道怎么的对方画了个奇怪的符他就变成鬼火了。然后一直没醒。”


“差不多。”晴明笑得温柔。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明明嘴上这么说,酒吞心里还是有点揪起——这家伙怎么就那么轻易中招了,这么久没醒来难道伤得很重?


“你们难道还没搞在一起?呜唔…………”妖狐惊异地出声,却被大天狗淡定地捂住了嘴。


晴明还没来得及回答,突然感觉掌心的小东西动了动。



白色的鬼火球微微把身体浮了起来,打了个小小的哈欠,然后睁开了大大的眼睛。


鑫色黑色底的眼睛有点刚清醒过来的迷蒙,一层水雾在眨了两下后消失又漫上。茨木似乎没搞清状况,微微歪了下头,头上的角不安地颤动了一下。


“啾?”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酒吞你不要我要!!茨木跟我回家!!!!”晴明堪堪躲过直接扑过来的神乐,有点汗颜地看着后者如狼似虎的表情。


突然,身边刮起强劲的妖风,晴明下意识要回头,却感觉手里一空。


红发的鬼手里捧着小小的白色鬼火,脸黑的让晴明立刻想起家里炒菜用的那口锅。


“你们可以滚了,茨木我能管好。”


狠狠瞪了一眼神乐,酒吞回头冲博雅嗤了一声:“把你这拖家带口的一群人给本大爷带走。不送。”


看着转身走开的酒吞,被指认是拖家带口的博雅:?????啥??



“酒吞童子!记住茨木现在没有妖力——”晴明走之前大声提醒了一下,看着远处酒吞明显顿了一下的脚步,轻轻扬起一个微笑。


说是不关自己的事,其实还是很在意的嘛。


茨木,看来终于能嫁出去了。







========================


屋内,酒吞正在和茨木大眼瞪小眼。



“所以说你是怎么搞的。”


“啾啾啾啾啾啾,啾。”


“是什么样的鬼把你弄成这样的?”


“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


“你现在,一点妖力都没有?”


“啾…………”


“……………………”





“妈蛋我在和一个鬼火球干什么呢我(╯°Д°)╯︵ ┻━┻”


酒吞很不开心。


然后他就开始戳茨木发泄。


戳。



“啾?”



嗯?软软的?我再戳。



“啾!”



茨木似乎被戳痛了,微微鼓起脸蛋,带着一团火焰状的尾巴轻轻躲开了酒吞第三次要做恶的手。


“咳,所以你现在没有妖力,就跟在本大爷身边吧,不然你被哪个杂碎趁机暗算都死得不明不白。”酒吞咳嗽一声以掩饰自己的心虚,看着茨木瞬间亮起的眼睛撇撇嘴,完全想象得到如果是人形的茨木此刻会说什么——吾友,BLABLABLABLABLABLA,吾友,BLABLABLABLABLABLABLA…………


头疼。


“这可不是为了你,只是为了快点有个人继续陪我喝酒。所以说你快点给我变回来。”


茨木似乎没有听到,只是一只鬼火欢快地上飘下飘。



酒吞站起身,突然回头,面色郑重。


“喂,茨木,我有个问题。”


“啾?”




“你为什么不是热的?鬼火球都是冷的吗?明明叫鬼火球不是吗?”


“…………啾(╯’ - ’)╯︵ ┻━┻”





========================


从这天之后,住在附近的鬼们总能看到他们大王随身携带一只炒鸡可爱的鬼火。


红发的恶鬼却带着一个软萌软萌的小火团,虽然违和但却有种莫名的粉红……………?




酒吞又不开心了。


本来他的表情就凶得就好像别人欠他八百万,


现在,就好像有人上辈子就不停欠他钱欠到下辈子都还不完一样。


而他心情不好的原因就是,每天都会有鬼暗搓搓地跟在他身后,当他回头时却又逃得不见。



偶然有一次,他听见两只女 鬼在小声讨论。


鬼A:你说,那个鬼火球是不是长得很像…………茨木大人?


鬼B:对啊,我也发现了,长得炒鸡萌啊真的好想要一只嘤…>_<…


鬼A:不是啊,你没发现问题所在?


鬼B:嗯?


鬼A:那只鬼火球,难道说…………


鬼B:…………等等,我明白了!!


鬼A:对吧!!!!


鬼B:是啊我真的太迟钝了现在才反应过来qwq


鬼A:嗯嗯…………所以说…………


鬼B:那只鬼火球…………


鬼A:果然就是………………酒吞大人和茨木大人的孩子吧啊啊啊啊啊啊啊!!!!!!!!


鬼B:我们终于有小王子了qwq 大王好样的不愧是真男人qwqqqq



酒吞:???????啊啊啊??????等等你们说什么??????




自从那天之后,身边鬼鬼祟祟的影子更多了。


酒吞黑着脸,妖气不受控制地铺散开来,一瞬间天似乎都暗了些许。压抑的感觉环绕在他身边,成功让身后跟着的鬼退散了下去。


心情好了不少,酒吞漫无目的地散步,不知走了多久,目光移到远处的雪景,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忘了什么…………?


等等!!


瞬间从思绪中抽出身,他发现,从刚才开始茨木就没在身边!!


不可能是被鬼拐走了,他自认不是个好亲近的人,大概没人敢从他鬼王这里抢东西,或者是人。刚才他散发出妖气的时候,因为太压抑鬼都跑走了,更别说是没有妖力的鬼火球形态下的茨木…………


“啧!”大步流星地回身走去,酒吞努力回想是从哪里开始丢下了茨木。



下午的雪地折射着阳光碎片般点点的耀金,凌乱的脚印在雪地上拼成一串,酒吞努力试着感应茨木的存在却没有办法。




也不知找了多久,当酒吞的心里终于开始有点名为恐惧的感情,他停下脚步,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在颤抖。


“茨木…………”声线竟然有点不稳。喉咙似乎被扼住,酒吞张嘴,下意识地呼唤出茨木的名字。



没有回答。




努力回想着,不经意地一瞥,红发的鬼忽然看到不远处雪中的一点红色。


原本以为是从枫树林那边被风吹来的树叶,但他突然想起红枫林离这里的距离根本不可能。


!!!



没加多想就拔开腿跑过去,果然,那红色的小东西————


正是茨木的角。


白色的鬼火很暗淡,暗淡到在雪地里都看不出来。只有那一点红色让它吸引了鬼的目光。酒吞不敢想如果他没发现会怎么样。


刻意紧紧收敛了妖气,他把小东西捧在手心。茨木微微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蹭了蹭酒吞的手心表示自己没事。但是整个身体冷到极点的温度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对不起,茨木。”放轻声音,酒吞带着茨木往回走去。“你再给本大爷撑一会,马上就到了。”


“啾………”




=========================


开着门的和室却根本不受风雪的侵袭,因为室内燃着火源,温暖让想要进到屋里来的丝丝小雪都只是在落地前消逝在空气里。



“好一点了?”酒吞看着茨木飘起来,虽然有点晃晃悠悠的但多少恢复了生机。


小东西转了个身,冲酒吞轻轻笑了一下,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白色的身体软软的,头上的角也动了动。


酒吞突然捂住了鼻子。


妈的以前从来没发现茨木这么可爱…………






外面天已经有些晚了,还没黑透的时候,酒吞拿出酒壶,在露台边喝起酒来。


茨木在他身边飘着,落在肩头“啾”了几声。


“你不能喝酒。”酒吞看着茨木瞬间暗淡的脸色,整只鬼火球好像都没了精神,不由得有点想笑,声音却是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温柔,“等你变回来再说。”


茨木这才打起了精神,在他身边一圈圈转。


心情很好地戳了戳茨木的小脸,酒吞不由得感叹,手感真好。等茨木变回来一定要试试戳他的脸。


雪渐小了,只剩下偶尔飘下一片落在酒杯边沿。


冬天的傍晚倒也不暗,附近的萤火照亮了四周,加上天边的一道依旧有点朦朦的亮。还热的烈酒上有氤氲的水汽,酒吞倚着露台的栏间,闭上眼小憩。


茨木轻手轻脚地落在他肩上,因为吹来的一阵风打了个颤。


酒吞身上很温暖,茨木自然而然地向热源靠拢。前者胸口规律地微微起伏,红色的发不羁地扎成一个蓬乱的马尾,面部线条在休息时也柔和下来。


吾友的睡颜…………真的很帅气呢。


茨木迷迷糊糊想着,又因为冷而靠近了更多,已经可以算是在酒吞怀里了。


唔…………好暖和…………茨木调整了个更舒服的位置,在酒吞怀里蹭了蹭,幸福地眯起眼。确认自己的角不会戳到挚友,茨木满意地闭上眼睛也开始休息。


待他睡去的时候,酒吞睁开眼,目光清明,根本没有睡着醒来的样子。


眼底是化不开的宠溺,他低头,放轻动作在茨木额头落下一吻,然后把茨木往怀里又带了带保证他不着凉。


若是其他鬼们看到他这个样子,大概会觉得不可思议吧。百鬼之首勾起嘴角,低头。没有动,因为不想吵醒怀里的鬼火球。












远处,原本是前来看看状况的众人:


怀里抱着晴明的博雅:“怎么有种嫁女儿的感觉啊晴明。”


晴明:“哦,是啊。我寮里的崽们基本都嫁给你的了不是吗。还有把你的爪子从我腰上拿下去。”


妖狐:“小生很替他们高兴呢。终于促成了。”


给自家小狐狸裹了裹衣服确认他不会着凉的大天狗:“嗯。别着凉。”


妖刀姬:“啧啧啧,又来了一对狗男男。”


鬼使黑和鬼使白兄弟:点头。


阎魔:“说得好像你们不是一样。大冰块,我们什么时候也办了?”


脸红了的判官:“阎魔大人…………”


神乐:“阿妈也想要个cp。”




给自家小狐狸裹完了衣服,大天狗抬头:“对了,我还在意一样事情。”


“什么?”


“我没记错的话,酒吞和茨木名字是一样的?”


“?????”


“那茨木嫁了人改姓怎么办?两个人都叫酒吞童子?”


“………………”


“这是个问题啊。”


嘛,管他呢,这种私事,就都交给这对迟钝的家伙处理吧ヽ( ̄д ̄)ノ




被遗忘的荒川之主 & 两面佛 & 小鹿男:exo me??我们的戏份呢???









END?大概会写一个变回来??


=========================

我只求别打。

名字梗是之前突然发现的,有人写过么…………?如果撞梗真的是对不起qwqqq



好的,热度过500了,滚去准备写后篇。

评论(52)
热度(1232)
© K_Alf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