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_Alfa
雷安/酒茨/杂七杂八的各种cp

是Alfa不是太太
没文笔,没效率,没坑品
极度厌恶催更,催更则没文

【我的一切文严禁转载,不管是在lof还是在别处】

开学淡圈,小窗不回

瓶颈期。
 
 

【Logan/Kayla】Pain

Logan/Kayla(银狐)。

推荐Bgm:我好想你——苏打绿

冷cp连tag都没有x


突如其来的脑洞。

设定Kayla在Logan失忆后杀了Stryker却没死,属于游魂状在Project X实验室游荡。私设巨多,bug巨多。请不要在评论ky。

有伪精神替身。Logan并不爱Jean,只是在意。

队琴。没有狼队!没有狼队!没有狼队!是狼狐!狼狐!狼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虐。但HE。

能接受继续。

=============================

Logan从早上起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昨晚不意外地又是噩梦,醒来后的几秒钟内所有梦中的黑暗都渐渐模糊。他起床时想要拿起桌上的玻璃杯为自己倒杯水,没想到透明的杯子突然开始晃动,然后在他的注视之下炸裂成了一桌面的玻璃片。

脸上细小的血痕一点点愈合,直到肉眼都看不见。

虽然知道有可能是哪个孩子又没控制好能力,但毕竟大早上炸杯子还被划伤脸并不会让人有个好心情。叹口气,Logan穿戴整齐向空荡荡的走廊走去。

“Logan,请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今天有一个任务要交给X-men。”教授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Logan其实有点庆幸,至少他不用浪费这一上午在学院里闲逛。

进到办公室里时,Logan发现Storm已经等在那里了。点点头权当问好,Logan入座后看见了Jean和Scott一起走进来。

“我用Cerebro找到了一个岛,那里有残留的变种人能量,但不知为何我并没能够联系上任何人。我想确认一下那里是不是和政府最近的变种人宪法有关,你们知道他们也许在研究变种人基因什么的。所以,我想让你们——X-men,先去一探究竟。”

“所以说,只有我们几个?”Ororo说的是Logan, Jean和Scott。

“是的。我认为让学生去太危险,所以勉强你们了。”

“Not at all.”

=============================

头疼。

登上黑鸟之后Logan用手撑着太阳穴小憩。船舱里罕见的寂静似乎让Jean有些不适应,但红发的凤凰明显觉得让两个男士保持安静比起让他们打起来要好太多了,所以也没有说什么。

眼前不停闪过蓝绿色背景的实验室、钢针和冰冷的金属。Logan扯开黑色风衣的领子,把头靠在皮质的椅背上希望那种眩晕的感觉可以过去。然而脑海里突然炸开刺耳的轰鸣,有一个人影在记忆碎片里隐隐若现。

他试着看清那张脸,却没有办法。只能隐约感觉到那是一个女人,棕发,墨绿色的裙子,黑色的长靴……

头痛越来越剧烈,不受控制地一拳打在前面的座椅后背——没人在那个位置——,而这一下成功吸引了队长和凤凰的注意力。

Scott额上青筋一跳,刚想说什么,飞船已经在一片轰鸣之中降落了。

=============================

很快Logan就知道了自早上就有的不好的预感是什么。

头痛几乎已经没有了,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慌乱和愤怒。

Project X。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Charles会感受到变种人的气息。

虽然失去了记忆,但在零星的记忆碎片中他还是能拼凑出这个地方的灰暗影子。

没有说话,他只是带头向建筑里走去。

“分开吧,这里太大了。如果出事了就联系其他人。”

“好。”

“明白了。”

“Logan?”

“……嗯。”


慢慢走过封闭阴冷的隧道,Logan环顾四周,莫名的熟悉感让他的心里凭空多出了一种叫惶恐的感觉。

闪现的记忆和现实交织着谁也分不清谁。Logan推开一道尘封的铁门——他甚至不知为什么自己那么做了——然后看到了熟悉却陌生的地方。

蓝色的实验舱。钢针、胶管,沸腾的金属。X光光片。血。灰尘和黑暗。

像是被钉在了原地,Logan直到那一拳贴着自己的脸颊挥过时才反应过来。

他猛地转身,后背贴上墙时感到的硬度多少拉回了理智。

一个戴着黑色斗篷的人,从兜帽里露出的几缕长发让他依稀辨别出这是个女子。

脸被遮住了。他皱皱眉,握拳的同时六根钢爪伸了出来。对面的女子歪了歪头,下一秒钟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灵活地闪过Logan的爪子,屈膝给在前者下颚,女子用手抓住Logan的肩处,同时凌空跃起,黑色短靴的金属质鞋底磕在艾德曼金属覆盖的脊椎。

“呃……!”眼前一黑,但条件反射一个转体把对方摔了下来。后背的痛感渐渐消失,他听到骨骼生长的咔吧声。

钢爪划破了对方的斗篷一角。女子僵硬地转动脖子,向他迈出几步,然后突然加速。“啧!”闪过一次攻击的金刚狼轻啧一声,脚下差点因为湿滑的地面打滑。跳起并抓住一截在墙里突出的钢筋,跳到女子身后的Logan伸爪向她划去。

以一个正常人根本做不出来的姿势后仰躲过,女子在Logan惊讶的眼神中一个过肩摔放倒了他。

伸手抽掉Logan的半指皮质手套,女子出乎意料地握住了他的手。

这女的找死吗?!Logan想着试着伸出钢爪,然而却不能。

瞳孔猝然放大,熟悉的嗡响在耳边回荡。

脑中闪过零星的几点。笑声。他自己的和一个别的声音。女子离他很近,身上散发出来一种让他莫名熟悉的味道。

兜帽下的侧脸和唇线好像在提醒他什么。他知道自己绝对在哪里见过她。

女子从身后抽出一把金属制的匕首。他认得它——艾德曼合金。

心里一瞬间有什么地方很痛、痛到他好像无法呼吸。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叫嚣着要他想起来,想起来,可是他不能、不能……

头痛来得那么突然。可是也比不上心口近乎窒息的痛。

“You are not an animal……”记忆里有谁这么说。

那一瞬间他的大脑都放空了。眼前金属反射着幽蓝色的冷光即将落下,而禁锢在彼时被打破。

刀锋刺入肉体的声音。

女子的嘴角有嫣红的血。指尖冰凉,Logan把她放下,颤抖着掀起了斗篷的兜帽——

棕发,蓝眼。那里刚刚还是黑色的,但是暗色正在一点点褪去。

记忆的匣子上开了一条裂缝。望进那双眼睛里时,那条裂缝渐渐延伸,然后整个匣子碎裂开来。

有什么一瞬间那么清晰。

“James……?”她的唇微开,里面吐出的是熟悉的名字。

“Kayla……Kayla!是我!”无措瞬间占领了他的心。把人抱在怀中,Logan没发现自己正在颤抖。

“You……are……alive?”Kayla的眼里全是惊喜,微弱的声音因此稍稍提高。手忙脚乱地捂住仍然在汩汩流血的伤口,Logan扣上了她的手指。

“I am,Kayla……别说话,我现在就带你出……”剩下的话被一根点在嘴唇上的手指结束。Kayla的嘴角微微向上扬,勾起了一个温柔的笑。

“I know……too well……of what death……feels……”她轻叹,指腹磨蹭着自己爱人的脸颊。“Don't even……bother……”

“Kayla!”恐惧漫上,几乎要把Logan淹死在黑暗里的红色温热液体中。

“James……”她依然笑着,眼中满是破碎的泪光和温柔,“这是……我最后的……命令,和请求……”泪水滑下脸颊,没入棕色的柔软发丝,“Forget me……please……”

“Kay……Kayla!No!”

“I'm sorry……for what……I've done……forgive me……”银狐的泪水从那双美丽的蓝眼睛中滚落,温热的、渐渐冰冷。

“I love……you……”贴着恋人的额头,Kayla呢喃着。三个简短的词,似是用尽了一世的力量。

“Kayla!!”


冰冷的身体,每一次触碰都带来刻骨铭心的痛。

再没有人会温柔地唤他James。

再没有人会在月色下任他抱着讲述月神的凄美爱恋。

再没有人会在他午夜惊醒的时候安慰着说I'm here。

再没有人会调皮地吻他。

再没有人会三次死在他面前激起千帆的痛。

再没有人会有那么美丽的蓝色眼睛。

再没有人会为了他明明身受重伤却装作没事。

……

再没有一个人,叫Kayla Silverfox,可以是他的初恋和一生的挚爱。

Logan几乎发狂般嘶吼着,利爪击碎了实验舱,蓝色的液体奔涌而出浸湿了黑色的风衣浑浊了殷红的血。


他抱着Kayla,呆坐在锈迹斑斑的台阶上,倚着破碎的玻璃舱。

脚步由远至近。门被粗暴地打开,Scott和Ororo冲进来后看到这样的金刚狼反而愣住了。

没有说话,甚至没有动,Logan没有一丝表情,似是被拆了线的傀儡。

唇吻着Kayla的发,Logan好像根本没注意到他脸上,身上,地上的血。

“Logan?”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Scott无助地看向Ororo,后者摇着头一脸担忧。

“Kayla……”双目无神,Logan只是喃喃着爱人的名字。

脑海中刮过剧烈的风暴。Kayla,Victor,Stryker……还有Jean。

他闭上眼。

早该想到的。

他对于Jean的注意。

相似的笑,相似的温柔。

可她终究不是她……

呵。

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的弧度渗入每一道纹理和疤痕。

“Logan,Scott,Ororo!刚刚教授他给我传音说……”狂奔进来的Jean突然梗住了话。一瞬间房间里寂静如梦。

“Charles。”Logan半闭着眼睛,声音干涩,“怎么了。”

“Logan,我很抱歉。”X教授的声音凭空响起,带着一丝怅然。

“……你是说Kayla。”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

“我不知道她是你的……”

“我之前也不知道。”Logan的语气空洞得像没有灵魂。

“……你们先回来吧。”

“我要带着Kayla回去。”

“……好。”



银狐的葬礼在X学院举行,盛大隆重。那天天灰蒙蒙的,阴郁却不至于飘雨。

葬礼上Logan最后一个走到墓碑前,放下了手里惨白的百合花。

学生和老师们体贴地给他留一些空间。黑色风衣的男人在他亲手刻下的碑石前长跪不起。

没有撕心裂肺的痛,只有渗透到身体百骸里挥之不去的伤。

他从怀里拿出一把锃亮的匕首,挑开自己的项链把那个金属名牌钉在如海的百合花边。

Wolverine,Logan。他的名字,为了她而存在。

露出一个苍白的笑,他低头吻了吻冰冷的石碑,试图在那之上找到曾经她唇上的余温。

回头缓慢却坚定地走远,碑文上的“Kayla Silverfox,James Logan Howlet挚爱”,模糊了男人的背影。

=============================

三年之后,逆转未来回来的金刚狼在晨曦中转醒,感受到怀里的一弯柔软时愣了愣。

低头,对上了两潭带着雾气的蓝色的湖畔。

梗住了喉咙,他深深吻下。

伤痛,在你身边,又哪见得踪影。



END

评论(2)
热度(3)
© K_Alf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