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_Alfa
雷安/酒茨/杂七杂八的各种cp

是Alfa不是太太
没文笔,没效率,没坑品
极度厌恶催更,催更则没文

【我的一切文严禁转载,不管是在lof还是在别处】

开学淡圈,小窗不回

瓶颈期。
 
 

【亲世代】Redemption

糖刀预警。
推荐bgm:3055一一Olafur Arnalds
略有点sssb但是无差……?
==============================
小天狼星以为自己跌近帷幕后会去见梅林,没准唠几句家常之后再转个世。可是事实证明他错了。他的灵魂没有湮灭,而是飘荡在霍格沃茨城堡附近,目睹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没人能看见他,也没人能听见他说话。他也不管一一他的一切棱角都在阿兹卡班被磨平了,曾经的凌盛骄傲再无。亲眼目睹了他所认识的人们一个个在战斗中牺牲,心脏痛到窒息却没有任何办法。他有时会在午夜一个人坐在城堡塔尖,回想着还在上学时的记忆。孤独瘦削的肩膀,连影子也显得多少有些凌乱不堪。直到伏地魔被他的教子杀掉,重建学校的工作也临近完工,某一天,在又一次绕城堡飞行二十圈的日常无聊“锻炼”后,西里斯突然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梅林终于记起了他这个命运悲惨的人。西里斯讽刺地想,身体周围环绕着黑暗。

也许他就要死了吧?也好。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在他回复意识的时候睁开眼的一瞬间,看到的却是床板一一格兰芬多的宿舍床。

他愣了。

转动目光,他的视线里是宿舍里睡成死猪的三人一一劫道四人组。

“很震惊吗?”

“谁?!”西里斯差点跳起来。出于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理由,这句话是在他的脑海里喊出来的。

“我会给你一个机会。一个弥补自己内心最大愧疚之一的机会。”低沉的声音里透出一丝讽刺,“你已经被命运遗忘太久了。”他说了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弥补……愧疚?那未来不会改变吗?!这样……是不是有人就……不会死了?”他的眼睛猛地睁大。他狠狠掐了自己一下,之后龇牙咧嘴地确认了这不是梦。

那个声音没有回答。

“回答我!是不是!”

“这我无法保证。我只能告诉你你有一天时间。啊,还有,我对你有一个要求。不要告诉你周围的人真相……他们的命运,还要自己掌握。”

这回轮到西里斯说不出话了。

“……我最大的愧疚,是什么?”

“这就要问你自己了。你只有一天时间,记住。这一天内你的力量会不断减弱。最后……我们会再见。”

“什么……喂!”

可是那之后再无回答。

他愣愣地在床上躺了一会,之后发疯般跳下床向卫生间跑去。

实体的感觉真的久违了。他进门的时候差点绊倒自己。

镜子里的自己年轻英俊。大概是十六七岁……六年级。

他闭上眼睛,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自己六年级做过什么事。

在阿兹卡班的日子让他的美好记忆显得那么珍贵。被排山倒海而来的记忆海洋淹没,他一时间无法想起。

“西里斯……怎么了?”

詹姆打着哈欠走进来,西里斯看着友人的脸,怔住了。

已死多年的老友真实地站在自己面前,让他越发觉得是梦。

“几点了……”詹姆挥了下魔杖,在看到大大的7:35后发出了一声惨叫,成功惊醒了卢平和彼得。

四人狼狈地穿戴整齐下到一楼礼堂。四张学院长桌上,学生们已经零零散散坐好了。他们看到莉莉对他们挥手,走过去和她坐在了一起。

还是有点恍惚,但西里斯已经算是接受了自己回到了十六岁的事实。

看着生龙活虎的几个人,他眼睛有点干涩。

在作为鬼魂的几年里,他已经目睹了太多的死亡。这是梦还是真实,他都已经无所谓。救赎,对他来说真的太过奢侈。

目光投向彼得一一他坐在卢平旁边。西里斯的右手攥紧了魔杖,指节因为太用力而微微泛白。

天知道他多想直接跳起来给他一个阿瓦达索命,哦不对,应该先扔几个折磨咒,看他生不如死地挣扎一会后再仁慈地结束他的生命。

“西里斯?”莉莉看他低头不说话,轻轻唤道。

“我没事。”把盘子里的煎蛋戳碎,一片一片塞到嘴里之后灌了一大杯南瓜汁,西里斯站起来向外边走去。“我吃饱了。先去上课。”

他怕自己再在那里呆一会会真的忍不住。

詹姆和卢平担忧地对视一眼,低头各吃各的早餐。

刚出大门的时候低头走的西里斯迎面撞上了一个学生,他忙不迭地想要道歉,却在看到对方的一瞬间愣住了。

黑色的头发,冷着的脸和紧抿的嘴唇。

西弗勒斯·斯内普。

他这下真的是犹如被闪电劈中了一样呆愣在原地。

他想起来了。

今天是满月之夜。

也是斯内普真正和他变得不共戴天的一天。

在这天,他告诉了斯内普进入尖叫棚屋的方法,让他差点送命。

黑发的未来魔药教授冷冷瞪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绕过西里斯走开了。

西里斯感觉到自己在那个眼神下抖了抖。

抬脚走进礼堂外的长廊里,他拿出课表,第一节课的格子里写着占卜。

自家教子曾经跟他吐槽占卜课的无聊,说那个特里劳妮教授预言了他会死,搞得人心惶惶。记忆里好像这个女人也在他上课的那一年预言了一个拉文克劳会死的样子……但最后她还活得好好的,比他还久。他哼了一声,不过能有这样一天,什么都值了。即使是无聊的占卜。

想得出神,他在铃声响起时才意识到自己站在走廊里有十分钟之久。他用最快速度赶到阁楼,一开门就被浓浓的熏香扑了一脸。晕头转向地在唯一剩下的角落坐下,詹姆担心地凑过头小声问:“你不是最先走的吗?”

西里斯哑住了。恰好铃声响了,特里劳妮有些紧张地推了推巨大的眼镜,从身后的架子上拿出了一个水晶球。

“今天,我会教你们如何在水晶球里看到自己的命运。你们会在那里看到自己的记忆,而如果操作得当,便能看见未来……”

她的声音突然放得很低:“……你们看见的,可能会是快乐,也可能是无尽的黑暗。这一切,都是命数。而这,只有你们自己能看到。”

莉莉拿到了一个表面有裂纹的,有点不开心的样子。詹姆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把自己的一一完全没有瑕疵一一递给了她,莉莉对着他笑了笑,后者的脸“唰”地红了。

彼得看着他们,露出了一个让西里斯反胃的笑。他不配和詹姆坐在一起。西里斯的手在桌子下握紧了,修剪得平整的指甲狠狠嵌进手心。他别开了目光,意外地撞进了另一双眼睛里。

斯内普在盯着他们的方向,他如常戴着扑克脸,看不出真正的感情。

西里斯别开了眼睛,咬住了嘴唇。

卢平在早餐后就请了假,到了学校后面的尖叫棚。

他试着把精力集中在水晶球上,按照占卜教授说的顺时针转三圈,逆时针转一周半。原本水晶球里只有层层迷雾,之后他便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的景象一一他和纳西莎手挽手在布莱克族宅里到处跑;他被当作家族接班人培养接受礼仪培训;他进入格兰芬多;他们四个每天的恶作剧;斯内普和他们的决裂;毕业;莉莉詹姆的婚礼;哈利的出生;悲剧;阿兹卡班……

水晶球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摄魂怪的脸,于层层斗篷下扭曲成一个骇人的微笑。

西里斯的眼睛好像也被它摄去了魂魄一般,再也移不开目光。而他完全没有发现水晶球从刚刚开始的轻微震动。

震荡越来越剧烈。裂痕渐渐开始显现。

水晶球猛然碎裂,尖锐的玻璃碰撞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西里斯呆坐着,目光空洞。

之后是一声尖叫。

占卜课教授的手掩住嘴,她惊恐万分地看着小天狼星,之后又颤抖着手指着他破碎了的占卜球。

黑色的玻璃碎片散落一地狼藉。十三片。

“我的孩子,可怜的孩子……”她颤抖着说,“你身负诅咒……黑色的……厄运……你会死,会死……”

整个课堂一片哗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小天狼星没有说话。他灰蓝色的眼睛里没有温度,甚至没有感情,剩下的只是一片空白。

“好了,今天的课就到这里……孩子,希望我下次还能见到你……完整的,活生生的你……保重……” 巨大的眼睛片后,特里劳妮的神色依旧是恐惧的。

抢着第一个走出课堂,小天狼星压不下嘴角一抹诡谲的笑。

死?呵。

啊啊。他本来就死了。

调整了下自己,西里斯不意外地听见身后几个人快速接近的脚步。

“西里斯!你到底在那个什么球里看到了什么?”

詹姆看起来很焦急,莉莉抓着他的衣角,也是一样的脸色。彼得?他根本就不想看到他。

“……恐惧。”他蠕动了一下嘴唇,吐出一个词。

“啊?”

“没什么。我们快去上课吧,我不想迟到。”

“可是……你不怕死?”

“占卜是不准确的。而且我本来就不怕。”

他笑着,眼底有掩藏得很好的哀伤。

经历过数年死亡的人……又怎会惧怕。


之后是魔法史。几乎整个学校都知道了“他要死了”的预言,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都是畏惧的。西里斯车轻驾熟地避开了所有人的目光,端正地坐好等着上课。

这节课讲的是魔法工会的历史,而教授的名字他早就忘了。百无聊赖地听着已经知道的内容,开始走神。他看着莉莉和詹姆不停地传纸条,嘴角止不住地微微上扬。

“……阿兹卡班自建立以来,还没人能成功逃脱;它是坚不可摧的牢狱,以惩罚那些犯下重罪的犯人……”

听到这一段的西里斯猛地一个激灵。之后他低下头,心里默默想着,是啊,“还没”。


午饭时间,西里斯明显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他的身体似乎变得比早上虚弱很多,魔力也有些不稳。

表面上掩饰得完美,但他知道,自己的力量已经开始流失了,正如那个声音所言。

植物学很无聊,但他认真听完了整节课。赶往变形课教室,他在门口再次看见了斯内普。后者连看都没看他。这节课是和斯莱特林的合上。他突然想起来。

麦格教授站在讲台上清了清嗓子,鹰隼般的目光锐利地扫过整个教室,满意地看到所有学生瞬间噤声。

“今天的课程,把蜡烛变成知更鸟。咒语……”

对于西里斯来说,这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但他故意说错,好让别人看不出他的水平比应该有的高出很多。

用眼角观察着其他人,他不意外地发现詹姆被不小心错变出来的麻雀啄得嗷嗷直叫,莉莉在一边不停地笑。有不少学生也狼狈不堪。

头有点晕……是因为太吵么。

打断了满屋子的鸡飞狗跳,麦格教授把目光落在斯莱特林桌:“斯内普,请你来演示一下。”

黑发的男孩面无表情地走上讲台,一挥魔杖,蜡烛的烛光便旋转着变成了知更鸟微张的翅膀。斯莱特林桌上有零星的掌声,詹姆只是“切”了一声就扭过头去。

“非常好。那么接下来再请一位格兰芬多……布莱克!”

被点到名的西里斯怔了一下,之后便起身走上前去。

凝视着那根蜡烛上跳动的火焰,西里斯低声念了咒语。

下一秒一只红腹知更鸟欢快地鸣叫着,格兰芬多桌爆发出喝彩。

西里斯想抬头报以一个微笑,但眩晕来得如此突然。

踉跄了一下,西里斯伸手扶住了后面的讲桌。目光里的黑色衣袍不停旋转,耳边的哗然让他的大脑里炸开了疼痛。

身体砸在地面发出一声闷响。西里斯感到有什么东西从嘴角流出来,带着微微的铁锈味。


他感觉自己能听到周围的声音。可是听不清。他似乎听到詹姆焦急的大喊和莉莉的哭声,还有什么嘈杂的声音。之后又一个声音开始说话。那是……庞雷女士?他过了几秒才记起那个声音的主人,想继续整理下思绪却被如洪的疲惫淹没。

完全失去意识前一个清晰的声音在脑海中回荡。你的时间不多了,把握住。


醒来时,西里斯发现自己在医疗翼。没有人在身边。他想了一会詹姆他们在哪,当目光移到一边的窗户时突然惊醒一一惨白的月光洒满了霍格沃茨城堡,今夜,是满月之夜!

他一路磕磕绊绊出了医疗翼,差点撞上了来巡查的庞雷女士。躲在一道窗帘后逃过一劫,西里斯默默说了声对不起,之后快速找到了通向尖叫棚的密道。

成功穿过了打人柳,西里斯突然听到远处传来的狼嗥。趔趄了一下,他拔开步子以最快速度向尖叫棚跑去。冷风拍打在脸上,让他耳边不停地嗡响。脚下步子虚浮,他紧握了魔杖稍微审视了下自己的状况,果然,力量会……减弱么。

让他再撑一会,就一会就好。

也许斯内普这次并没有出事。毕竟上次是因为他自己才会……但是也许是执念吧,他的心脏抽搐着跳动。

布莱克的固执在这时候体现了出来。

不管怎样,都不能……

不能再让自己后悔一次了。

这一刻,他终于能正视心中这么多年的愧疚。

一瞬间,他的脑海中掠过魔药教授死亡时的样子。

他们都一直在守护着内心最深的羁绊,虽然方式不同。当年幼稚的对敌,在死亡面前都显得那么苍白。

也许他早就不恨他了。


快速赶到尖叫棚,映入眼帘的第一个人是小矮星彼得。他倒在地上扭动着肥胖的身躯,不停地痛苦呻吟着。西里斯只是瞟了他一眼就向棚屋后面跑去,果不其然一一

狼人金色的眼睛残忍地盯着某个黑发的学生。斯内普离卢平有八九米,眼睛里有明显的恐惧。他的魔杖掉在远处,但应该还没受伤。

西里斯突然挡在了他们中间,张开双臂拦住了狼人朋友。

“莱姆斯,停下。”

他听见自己说。

狼人细尖的瞳孔盯紧了他,里面没有一丝感情一一所剩的只是野性。

“莱姆斯,停下。”刚从昏迷中醒来的身体根本经不起如此高速的跑动。头开始昏沉。西里斯咬着牙重复了一遍。

看不到斯内普的脸。他也不像想象他的表情。

狼人眯起了眼睛。他似乎听懂了……西里斯刚松了口气,前者突然狂嗥了一声,后腿肌肉发力向他扑去。

下意识地用手挡住脸,西里斯感到小臂火辣辣地疼。

“莱姆斯,我最后说一遍,给我停下来!”

暗暗向右边踱步,把狼人引离斯内普,西里斯手心里握紧了藏在袍袖里的魔杖尖端。

狼人微微弓起了背。

“Remus, you left me no choice. ”深吸了一口气,不管冷汗已经浸透了自己的后背,西里斯猛地抽出魔杖指向自己的朋友:“昏昏倒地!”

看着莱姆斯倒在了地上,小天狼星绷紧的神经突然松懈下来。指尖不住颤抖着,他刚想回头看一眼斯内普是否无恙,就听见了由远至今的脚步声。

“西里斯!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医疗……?!”詹姆大口大口喘着气,目光落在莱姆斯和斯内普的身上,再回到西里斯脸上。

“……詹姆。为什么只留彼得一个人在这里?他一个人根本制不住莱姆斯你不知道吗?!还有,为什么斯内普他会知道密道?!詹姆,别告诉我你真的在试着杀了他。”

一口气说完,西里斯气息有点不稳。詹姆原本想要反驳,但似乎是震惊于他的严肃,放软了语气:“我本来是想要回医疗翼看看你,没想到去的时候你已经不在了……庞雷女士说她也没有看见你,我就急忙赶回来了,至于鼻……呃,斯内普,我想他可能看到了我们使用密道……”

“布莱克,你……”

斯内普看他的眼神让他有些不懂。那里有惊讶,奇怪,但更多的是复杂。

“……詹姆……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你、我、莱姆斯、彼得都会为此愧疚终身的。我从来都不介意被开除,但是因为我的原因让本不该死的人……死去,相信我,那很痛苦。”他的拳头握紧了。“也许在当时不会感觉到什么,但后来的愧疚,是你无法承受的。”

话音刚落,左边肋骨第三根向里一寸的地方像是被一把尖锐的刀剐了进去又狠狠搅动一般。心脏一一曾经中了贝拉特克里斯阿瓦达的地方雷动如鸣。

咚、咚、咚咚。那个器官剧烈鼓动着,抽疼让他突然失去了言语功能。

膝弯一软跪倒在地,一股腥甜从嗓子里涌上,从嘴里喷出。绯红色的粘稠液体从唇边漫溢而出,怎么也停不下来。

终于失去了所有力气倒在地上,明明夏夜应该是暖的,西里斯却感到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寒冷。

眼前倒带般回放着他的一生。他无力地勾了勾嘴角。呵……


詹姆、莉莉、莱姆斯、纳西莎、雷古勒斯、哈利……还有斯内普,西弗勒斯。

冰凉的液体从眼角溢出,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黑发里。

好友的呼喊愈来愈远。他仰起头,以为会看到夜空,然而目光最后触及的,是红色条格纵向蔓延开来,如血般燃烧在黑色的背景上。


END
==============================
发现我发刀子越来越熟练了x
题目的意思是救赎。
不知道有没有人读过《It's a perfect death》,书讲的就是一个女孩的灵魂被一个死神不小心带走了,但真正应该死掉的是她身边的一个人。但是因为贸然送她回去会打乱秩序所以死神决定给她三次机会修改自己人生最大的错误,来看她是否值得被送回去。之后她重生第一天就为救一个小女孩死了x 有那么一点灵感来源……?其实不是啦我只是太想写重生了但懒得开长篇【。
最后西里斯看到的其实是我上个星期做噩梦梦到的自己死前最后看到的东西。最近补原著补的有点蛇精病总想写点虐的。我看了西里斯死掉的场景起码二十次啊啊啊罗琳怎么就让西里斯死掉了QAQ
以上。谢谢你能一直看完。废话太多了别pia我【顶锅盖跑
还有那位球sssb的小天使真的很抱歉我我我我我没能写出那个feel我有罪qwq

评论(9)
热度(46)
© K_Alf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