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_Alfa
雷安/酒茨/杂七杂八的各种cp

是Alfa不是太太
没文笔,没效率,没坑品
极度厌恶催更,催更则没文

【我的一切文严禁转载,不管是在lof还是在别处】

开学淡圈,小窗不回

瓶颈期。
 
 

【Jaydick】Uncover

给 @In debt 大大的条漫配的文ww


cp向不是那么明确……算亲情?


BGM推荐是Zara Larsson的Uncover,和本文同名。


有虐预警。不过最终HE。

=================================


Dick在眩晕中醒来。


耳边是粘腻的水滴声让人不敢恭维的诡异味道。


他揉揉昏沉沉的额角扶着墙站起来。记忆回到自己昏迷前的情景。布鲁德海文一条黑色的小巷里,夜巡的夜翼被偷袭,虽然他反应过来之后马上一个后转踢放倒了那人,但是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他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但就是感觉很奇怪。


好像心里有什么地方缺了一块,让他惶惑不已。而这一点点的分心导致那个罪犯在不敌自己之后竟然逮到了一个机会逃了。


而蝙蝠侠最得意的门徒,夜翼Dick Grayson,在晕眩中昏迷了过去。


他并不是受了多重的伤,但是头脑乱成了一团大脑疼得像是要炸裂。于是Dick就那么失去了意识。



他刚刚整理好思绪,腰间的通讯器就响了。


那是蝙蝠侠交给他的通讯器,只有最紧急的时候才会拨打。


他的心突然一沉。


通讯器那一段有呲呲啦啦的杂音。黑暗骑士的声音在一片嘈杂的乱音中透出格外的焦急。他甚至没有用变声器。


Dick,回哥谭。Jason出事了。他说。


他只感觉耳边突然寂静一片。之后有一声刺耳的嗡响在脑海中炸开,他的脚下湿滑的地面也开始不停旋转。


黑色、蓝色、微亮的光,在水滴声中扭曲。


Jason.


Jason.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切断了联系,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答的。他只知道自己的意识里只剩下那一个名字,越来越大声地回响。



他用最快的速度返回了哥谭。哥谭的夜不似布鲁德海文的喧嚣,有的只是寂静,和在寂静中一点点滋生的黑暗。


他根据定位找到了Bruce所在的地点。


之后他看到了一片废墟。


废墟之上,伫立着哥谭的黑夜骑士。


他沉默着,身边是一个少年躺倒的身影。


夜翼的手开始颤抖。他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有的只是在脑内越来越响的呢喃。


Jason.


Jason.


Jason.


……


那么短的距离,他像是走了一个世纪。


或是几个世纪。


他的膝盖好似不是自己的。跪倒在那一片瓦楞之中的时候,他甚至没有感到疼。


他冰凉的手指触到了一片还温热的血。


温热的,就如那个人的笑。


以及他掌心的温度。


Dick颤抖着用手触摸着他的弟弟的脸颊。


那么冷啊。


比他的指尖还要冷啊。


他突然疯了一样撕开了男孩的衣领,用手抵上了颈侧的动脉。


求你,求你,求你。


求你……跳动、就是一下也好…… 


他的脸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湿痕一片。


Jason、Jason、Jason……求你醒过来啊。


小翅膀,醒过来啊。


醒过来啊!


他嘶吼着,凌乱的发在风中漫卷。


男孩苍白的嘴角还有未干的血痕。红色勾画出一个绝望的弧度。


可是他没有醒来。


小翅膀,你在骗我对不对。他勾起一个苍白的笑,眼泪不停地往下滑。


跳起来骂我啊,随便你怎么说我都不会还嘴了。不然我可以把武器库里你想要的都给你,只要你起来……你不是喜欢我的制服吗?我都送给你好不好?你醒过来啊小翅膀,我求求你好不好……


泪水洇湿了Jason的前胸,鲜红的制服燃烧如血。


他身后的黑衣骑士默默站立,如常没有表情的脸上却分明有一丝哀伤。


黑色的披风如夜,笼罩着哭泣的鸟儿。



Dick把脸埋在掌心,泪水顺着指缝放肆流淌。


他的手指松开,再抓紧了Jason的肩膀。


痛苦的泪伴随着嘶喊融入夜中。


他抬眼,模糊的眼帘间夜色红得似血。远处天际的阴云不停扭曲,拼凑成了苍白的梦魇。


知更鸟的陨落。Uncover。



自那之后过去了两个星期。Dick Grayson还是表面上阳光的样子,而夜翼,只有在夜里巡逻之后,会攥紧了一片破碎的红色布料呢喃着某个名字。



难得宁静的一天,他在自己的公寓卧室里缩着听着iTunes的音乐。


随意点了随机播放,他闭上眼。



My asylum, my asylum is in your arms


When the world gives heavy burdens


I can bear a thousand tons


On your shoulder, on your shoulder


I can reach an endless sky


Feels like paradise



突然猛地扯下耳机,Dick闭上眼沉默着呆坐,泪水流过面颊没入衣领。


Jason.


他轻轻念着。




再次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是一年后。


当他亲眼看见明显蹿高也长得更英俊了的青年,愣了一下,却在撞进那双蓝绿色的眼睛里时禁不住露出笑。


You’re finally back, little wing.



We could build a universe right here


All the world could disappear


Wouldn't notice, wouldn't care


We could build a universe right here


The world could disappear


I just need you near



评论
热度(20)
© K_Alfa|Powered by LOFTER